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职场拖延一族我为何总在浪费第二天

时间:2019-04-09 16:04:2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职场拖延一族:我为何总在浪费第二天

小佳所在的报社有个非死线(deadline)不写稿小组,成员是五六个工作了2~3年的年轻。他们的共通之处在于,一篇稿子,可以从周一拖到周五,直到deadline终于就在眼前。每次都说明天写,但到了第二天,睡睡觉、吃吃薯片、玩玩开心,小佳干脆放弃了提前完成任务的念头。非死线不写稿,她这样自嘲,并更改了MSN的签名,没想到,几个同事不约而同地振屏,我也是这样的。

小佳从前并不是这样的姑娘。实习时,她是部门肯干的实习生,交代的选题,她常常会提前两天让稿子体面地躺在的邮箱里;刚入职,她也是着名的快手,但那时的豪情和行动力,现在都一去不复返了。

工作进入正轨运转,规则和门道都已不再神秘。小佳先是学会了跟耍赖,慢慢又习惯了跟自己耍赖。不好写的稿,明天再写吧,今天状态不好;太好写的稿,明天再写也不迟;有意思的选题,不能着急写,要不可对不起这么难得的题目;无聊的选题,看着就烦,明天再说吧。就这样,每一个明天都变成了今天,她一次又一次地踏入同一条河流。

虽然小佳仍然可以保证在deadline到来前的一刻交稿,并且保证质量,但她对自己的这类工作状态非常怀疑虽然工作稳定,业绩马马虎虎,但对现在的工作已不再有任何期待和欣喜的状态了,这真的是一个刚工作两年的新人应当出现的状态吗?

由于自己的拖拉,小佳也吃了不少小亏。本来想写的稿子被人抢了;应当采访的人,第二天再打人家已经出差了;还有一些宏大的选题,就那么拖呀拖,拖得没影儿了。所幸的是,第二天的故事没有太大的剧情冲突,她没有因此吃过大亏,虽然也婉转地批评过她,但这些话旋即就被一个又一个第二天的借口淹没了。她还是那样,周一就可以写完的稿子,却一定要拖到一天。

自从找到队友,小佳不再孤独。他们经常在一起相互抱怨:我稿子一个字都没写呢。抱怨半天,还是一个字也没写,明天也还是一个字都没写。小佳还加入了豆瓣的我们都有拖延症小组,看着那些社会心理学的句句分析,她觉得,自己既不是完善主义者,也不是没有心的人,更不是一个畏难的人,可为什么也会得这类病?

这一天,小佳准备在MSN上和队友们继续怀疑人生,可好友的头像一个个都暗着。过了一会儿,小A匆匆上线:我可没时间和你聊,我要去写稿。大腕死了,我得赶稿!小佳急急地问:怎么今天一个人都不在?B出差了,某省有个突发事件;C今天晚上有采访没一会儿,小A的头像就暗了。

对着电脑屏幕,小佳又开始自我怀疑了。也许,自己只是缺少点燃豪情的机会,如果遇上那些事情,她也会具有超强的行动力的。生活太平庸,又没有人对她提出更高的要求,所以自己才会这样打不起精神来。只要有了好选题、有了好机会,她一样可以本日事,本日毕。

小佳这样想着,决定关掉电脑,抓1本书来净化一下内心。今天想事儿太累了,明天再找好的选题吧。只是她不知道,她的外部归因和明天一样,还是很不靠谱儿。

拖延症是种奇怪的病

沈洁相信:这世界上的人分为三种,种人是订都装在心里了计划就能按计划去做的,第二种人是爱订计划却没有耐心履行的,第三种人知道自己没有执行力,所以也就不再订计划。

沈洁就是第三种人。

她历来就没有成为过种人,可内心中又对拥有强大执行力的家伙们充满了崇拜。

他们都是有狠气的人。沈洁说。她佩服那些说到做到的人,他们身上带着传说中的狠气,这种气势,沈洁梦寐以求。沈洁无法对自己狠,这个29岁的已婚育龄女青年,骨子里却很浪漫。

历来没有人质疑沈洁的聪明。她精明、活泼,小小的挫折永远不能把她如何。初中毕业升重点高中,高中毕业上名牌大学,大学毕业考更加名牌的大学研究生

这不算曲折的生活轨迹,带着一种让人羡慕的畅快。

但是只有沈洁和她亲近的人才知道,每一步看似顺利的变化里,都走得踉踉跄跄。

刻苦跟勤奋在沈洁心中,有些贬义词的味道。从小到大,在那些被称作刻苦和勤奋的同学眼前,沈洁的心里,都带着一种优越感。

沈洁从来不刻苦,或说,从不主动刻苦。勤奋好像是一种对智商的侮辱。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沈洁没少给自己添麻烦。

我是聪明的,他们比较笨。这样的想法,一直延续到她读完研究生。

初中毕业考重点高中,差一分,家里找了关系,进了高中也算出息,数学比赛拿过全国第三;

高中毕业考名牌大学,刚刚过重点分数线两分,雄心勃勃的法律系离她远去,被调解到中文系,算是玩玩闹闹混了四年,但也决不是无名小卒;

大学>

直到现在她还会经常梦到当年的研究生考试,如果那天上午英语考试的一秒钟,她没有福至心灵把浏览理解1题的A改成C;如果她坐在排,监考老师个拿走她的试卷,没有机会更改答案;如果

如果这些如果成立,她将就此和法律无缘。这一场景反复出现在沈洁的梦中。

其实沈洁并不缺少制定计划的能力,对得了拖延症的她而言,按计划行事是一个比制定计划难得多的任务。

任何一件小事都能打破沈洁的计划。沈洁说自己是个虚伪的完美主义者,在时间的表现上就是整点控,计划总是整点,错过1分钟,就会延长到下一个准点。

早上计划7点出门坐车,如果7点没能出门,沈洁会把时间延迟到8点,8点还没出门,沈洁会推迟到9点,如果9点还没出门,为了赶10点钟的课,沈洁只好打车;颇具反省精神的她,会在长长的红灯前在心里不停地为下一次出门下决心

沈洁觉得自己是荣幸的,每一次的侥幸,并没有改变她,反而让她更加相信绝地反击对自己来说是多么重要。因此,在沈洁的生活中,计划这个词渐渐消失了。

但是好运气其实不总是围绕着她。博士入学考试的前一个月里,沈洁曾给自己列了一个周详的计划,每天看甚么书,做甚么题目,都写得清清楚楚。

遗憾的是这个计划,实行两天后就由于各种原因夭折了。

明明知道单词再不看,就没有办法保证做阅读理解的速度;明明知道再不跟导师联系,可能会错过的重点;明明知道论文再不发表,过了复试线也还是不保险

在这类明日复明日的蹉跎岁月里,沈洁的分数没能让她参加复试。而平日里不声不吭的薛明却拿到了博士生录取通知书。

这件事情让沈洁很震惊。她决定不告知任何人自己也参加了博士生考试,没有通过初试这件事,是沈洁心里的一个疤。

送薛明去读博士的欢送会上,沈洁试探性地问薛明:你当时准备考博的时候,温习很辛苦吗?

按计划来呗,背单词做题发论文论文可得提早点,要不然报名的时候,填表太难看了。你要是考,得提早联系。我认识两个,到时候帮你联系。

沈洁开始底气不足,我总是想写,题目想了好几个,却没几个完成了的。

有了题目还不简单,列个提纲,找点儿资料,凑合弄完呗。薛明淡淡地说。

沈洁选择了沉默。不起眼的薛明此刻在沈洁的眼中一下子高大起来。而充满履行力的内心坚定的人,永远没法理解拖延症这类奇怪的病。

或许我总是想做到吧,我是害怕失败的完善主义者。现在的沈洁,没有生孩子的计划,没有出国的计划,计划这个词带给她太多压力,忘记计划也是一个开始。

或许,我先得跟自己和解。她小声地对自己说。沈洁知道,要实现他人眼中的成功,的敌人只是成是败有自己。

两成成年人患拖延症

根据美国心理学家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0%的成年人得了拖延症。在学业上,70%的大学生存在学业拖延的状况,具体表现为先玩后学、迟交作业等;在工作上,很多人表现出常常迟到、工作进程一再拖延等。

心理学家指出,一方面,有些人格特质是滋养拖延这一毒瘤的沃土,典型的三种类型是:一是强迫型人格,这样的人常常追求完善、害怕失败,多是慢工出细活,他们的不合理认知在于我必须做得一点瑕疵都没有,否则就死定了。2是依赖型人格,这类人在孩提时就被过度关爱,遇事摇摆不定,很难独立成事,他们的信心是没有他人的帮助,我肯定做不好。3是逆反型人格,这类人喜欢做的事一旦被他人做了,他们就用拖拉来对抗被剥夺的自主感。另一方面,有些拖延是因为尝到甜头而愈演愈烈的,比如常常考前临阵磨枪又侥幸过关的人,就会构成临时抱佛脚的习惯。

如果不是以上缘由,但突然从一个风风火火的人变得拖延,也可能是某些精神疾病的初期表现,此时求助于精神科医生。

孩子感冒发烧怎么办
婴幼儿感冒发烧
宝宝感冒发烧怎么办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