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大堡礁迎来它的一刻科学家对珊瑚白化的

时间:2019-03-01 15:25:1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Australia Research Council)的一名专家在8000公里以外又发现了新的破坏迹象并指出:“去年的情况就已经非常糟糕了,这将是一场灾难。”

新的航空测量发现,接连不断的严重白化事件已经影响了澳大利亚三分之二的大堡礁。

这些调查结果令科学家感到震惊,他们认为2016年和2017年白化事件的接近度对于珊瑚礁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并且几乎没有给受损珊瑚修复的机会。

而政府和大型企业散播的的谎言就是,在不需要解决全球变暖的情况下,也是有可能扭转礁石的现状的。

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珊瑚礁研究中心(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s Centre of Excellence for Coral Reef Studies)的科学家上周完成了世界上生命体系的航空调查,发现8000公里的范围内有800个独立珊瑚礁已经被白化。

结果显示,连续两次的大规模白化事件已经殃及到了周边1500公里的海域,只剩下南部三分之一的珊瑚礁没有受到伤害。

去年的白化事件集中在北部三分之一的礁石的,2017年白化事件进一步向南延伸,重创大堡礁中部区域。今年在没有厄尔尼诺事件的影响下依旧发生了大规模白化事件,程度仅次于2016年。

2016年和2017年大堡礁的大规模漂白化事件

白化程度大于60% 白化程度少于10%

大规模的白化事件是由全球变暖从而导致海面温度升高造成的现象 - 有史以来已经发生四次了。

领导调查的Terry Hughes教授说,珊瑚需要的恢复时间有长有短 - 对于能快速生长的类型也需要长达10年 - 而大规模白化事件日益频繁的发生对其很不利。

Hughes告诉卫报(Guardian)说:“今年白化事件的严重度在于它的连续性,所以根本没有恢复时间。现在来预测今年由于白化而造成的珊瑚死亡数量还为时过早,但是很显然会在去年白化的基础上再向南延伸500公里。”

去年,在北部受影响严重的地区,失去了大约三分之二的浅水区珊瑚。

Hughes提醒说,澳大利亚现在并没有通过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来拯救珊瑚礁。

2017年的白化事件也可能是因为其他压力而导致的,包括具有破坏性的荆棘海星和水质差。四类热带气旋Debbie来得太晚而且太靠南了从而无法通过它的冷却效果缓解白化。

大堡礁的珊瑚面积正在减少

大堡礁的珊瑚面积的减少是由于荆棘海星、旋风和白化所导致的

但Hughes表示,气旋沿着礁石缓慢地移动可能会导致宽达100公里的珊瑚被破坏。它增加了白化的严重程度。它不仅来的太晚了以至于不能停止白化的发生,而且还到了错误的地方。

悉尼科技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的礁石研究带头人兼海洋生物学家David Suggett表示,为了顺利恢复,受影响的珊瑚礁需要与未白化的珊瑚礁相连。

David Suggett认为Hughes的调查结果表明这种连通性具有一定的危险。“这种连通性终将决定恢复的速度和程度,所以如果每年的白化事件都发生着[大堡礁]周围,那邻近礁石之间连通性就会削弱任何潜在的恢复能力。”

一些研究礁石的科学家现在变得很沮丧。 水质学专家Jon Brodie告诉卫报(Guardian)称,珊瑚礁现在处于“终阶段”。 Brodie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改善礁石周围的水质,这是一套针对白化的方法之一。

大堡礁迎来它的一刻科学家对珊瑚白化的

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ARC)针对礁石进行了空中和水下测量,得出其中三分之二的礁石在12个月内受到了两次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 照片:Ed Roberts / ARC

Brodie认为提高水质是澳大利亚政府救援行动的核心原则。

Brodie说:“我们已经放弃了。 我的一生都致力于水质管理上但却失败了。 即使我们花了很多钱,仍旧没有成功。”

Brodie用非常激烈的语言描述了2017年珊瑚礁面临的威胁。白化的连续性、旋风Debbie和附近集水区径流的复合效应不应被低估。

Brodie 说:“去年的情况就已经非常糟糕了,今年将会是一场灾难。联邦政府真的没有做什么实质性工作,而目前管理水质的方案,也仅仅是进展了一小步,还不算成功。”

其他的虽然不那么重要但情况还算乐观。Jon Day曾是大堡礁海洋公园管理局的董事(the Great Barrier Reef Marine Park Authority),任职16年,于2014年退休。

Day善于治理保护区的规划和管理,他认为联邦政府保护珊瑚礁的方法完全不奏效。因为就捕捞方法、径流和农业污染,以及倾倒维护疏浚淤泥方面来讲采取过度轻松的管理方式。

他说,政府的投资远远不够达到水质目标所需的82亿美元,所以澳大利亚2018年短期的水质目标都将失败,更不用说实现更加雄心勃勃的长远目标。

Day认为要乐观,而且我们必须这样做。但是我们浪费的每一分钟,浪费的每一分钱,都无法帮助我们解决问题。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否认,现在我们开始接受了。 但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的确资金不足。

昆士兰旅游业就调查的可靠性提出了有关问题,认为科学家曾经夸大了关于死亡率和白化的结论。

大堡礁海水水面温度异常

澳大利亚的自然奇观深处于致命的危险中。今年由于气候变化造成的白化已经杀死了近四分之一的珊瑚,而且许多科学家认为,对于剩下的珊瑚来说,可能已经太晚了。 卫报(Guardian)一份载有照片和新数据的专门报告来研究珊瑚礁如何被毁坏以及可以做些什么来挽救现状

来自海洋公园旅游经营者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Marine Park Tourism Operators)的Col McKenzie说:“毫无疑问,这次凯恩斯(Cairns)发生了严重的白化事件。”

他认为远北地区可能做得更好一些,道格拉斯港(Port Douglas)到汤加尔(Townsille)已经观察到了一些很显著的白化。幸运的是,目前还没有太高的死亡率,也幸好气温已经下降了。

McKenzie 指出应该有更多的钱投资于治理水质,并批评了他所看到的一个零散且不协调的上下海岸的水质项目。

翻译:孙逢玥

审校:颜磊

原文链接: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