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舟因细雨迟归路

第二百五十四章 记住,你是我老婆

舟因细雨迟归路 影子太黑 3379 2019-10-23 21:15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jsfltye.net 混混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饱餐一顿,一群人换了场地,女人们到大厅里唱歌,男人们就坐在一边角落里说话。

   大厅的电视很大,又有投影,设备比ktv不知高档多少,几个女人平日里不是上班的就是窝在家里的,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姐妹淘们聚一聚,一开始还比较文雅,越到后面,完全是放飞自我。

   大厅的茶几被挪走,沙发靠边,腾出了一大片空地,fa

   y和茅姝兮两个最小的就开始又蹦又跳,桑归雨不能剧烈运动,不过耐不住她心情亢奋,在那里不停扭屁股,看得裴沐航乐得不行。

   别看张砾总在办公室里刷电视剧织毛衣,内心也是个豪放派,摇摆起来非常狂野,愚小弟深知她的性子,满眼宠溺,熊.炎.律倒是颇为诧异,只是一个偏头,浓眉立马皱了起来。

   她又在干什么?

   熊.炎.律眼里燃烧着小火苗,看着站在最中间的茅姝兮,她的头发披散,外套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在那里和fa

   y贴面跳舞,动作看似清纯,却带着别样的火辣。

   每次在自己身边都非常乖巧,连吃饭都拘谨,被他盯着超过一秒钟就脸红的人,现在竟然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和别的人这般亲近。

   虽然对方只是个女人。

   熊.炎.律后悔不已,刚才就不应该同意让她“小酌怡情”。

   愚小弟完全理解熊.炎.律的心情,举着杯子与他的杯子碰了一下,看着熊.炎.律一饮而尽,而他只喝了一口酒,笑着偏头和旁边的裴沐航说话。

   “裴总,上次说的事情不知道考虑得怎么样?”愚小弟谈到两公司合作的事。

   他也就突然想起来,随口一提,看看能不能趁着裴沐航开心,把事情给谈妥。没办法,以少东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和裴沐航面对面谈合作,除了他没人可以操这个心。

   有时候这种非他不可的感觉还挺让人郁闷的。

   “听说你们挺重视这个项目。”裴沐航斜靠着沙发,眼睛一直看着桑归雨,随意回答。

   “当然,紫润对每一个项目都很重视。”愚小弟神色不变,视线落在酒杯里,好像黄澄澄的酒液里浮起的泡沫比那个合作更重要。

   “大体方向是没什么问题,只是还有一些具体细节……”

   方正就坐在他们旁边,虽然有歌声干扰,大部分还是清楚地进了耳朵,听到一半,浑身有点想起鸡皮疙瘩,下意识朝另一头挪了挪。

   算了,他还是离他们远一点吧。

   明明只是闲聊,简单的对话,细细思量,总有点勾心斗角、波云诡异的感觉。

   他还太年轻,不适合听。

   之前想要琢磨透裴沐航的想法果然是太天真。

   方正看向桑归雨,心底升起一股担忧,那么单纯善良的人,怎么就找了个这么有城府的人呢?这以后不就要被完全掌控了!

   还不到九点,高梧修都没出声,裴沐航就开口提醒,差不多可以散了,毕竟两个孕妇,大家都没有意见。

   裴沐航让管家把东西拿出来,他给每一位都准备了回礼,男士的都一样,女士的却各有不同,从每一个纸袋子上面写了名字就可以看出来。

   王末末接过袋子,按照她的个性肯定会第一时间拆开来看究竟是什么,不过她现在完全没有这个想法,把礼物交给高梧修,就拉着桑归雨不放。

   “我也想住下来。”王末末挽着桑归雨的手臂,脑袋贴着她的肩膀,不停摇晃。

   “可以啊,只要小妮子和闻人愿意挤一间客房,给你腾一个房间出来就可以。”桑归雨低声打趣道。

   其实还有一间空房间。

   “说什么呢你!”fa

   y噘着嘴,瞥了一眼闻人,正要伸手去捏桑归雨的腰肉,被裴沐航一个眼神给吓得乖乖住手。

   哼,裴大哥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疼爱她的裴大哥了!

   在门口笑闹了一会儿,王末末还是被高梧修给架走了。

   茅姝兮等在最后面,走到桑归雨身边,东张西望看着周围的动静,这时裴沐航正和管家说话,她才压低声音说:“小雨,我本来想叫少东一起,可是张姐不让,后来下班的时候碰见少东,他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虽然大家都不说,但她也看得出来,少东对桑归雨的心意,所以没敢当着裴沐航的面给她。

   临走之前茅姝兮偷偷塞给桑归雨一个小盒子。

   “帮我跟他说声谢谢。”

   “好,那我先走了。”

   客人都一一送走,闻人也带着fa

   y回房间,裴沐航让管家和翠芬今天先休息,明天再打扫,就和桑归雨回房了。

   大半天玩闹,桑归雨有点疲乏,瘫在椅子上喝水,突然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她总觉得手机辐射不好,没什么事就把手机丢得老远,这会儿手机响了,她又懒得动,只好睁着可爱的眼睛看着裴沐航。

   “懒猪。”

   裴沐航经过她,轻柔地拍了拍她的头,循着声音找到手机,看到来电显示,脸色明显不是很好。

   “是谁?”桑归雨疑惑地看向他,他已经把手机递了过来。

   这时候她已经看到显示,知道是少东,视线对上裴沐航,坦然地按下接听键。

   “晚上好呀。”

   “好,放心吧,我会照顾自己的。”

   “谢谢,我收到了。”

   “那好吧,晚安。”

   桑归雨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到桌子上,站起来去拿睡衣。

   “今天谢谢你,把他们都叫来给我过生日。”她边走边说,“对了,姝兮说谢谢你让她带家属。”

   说到这个的时候,桑归雨憋着笑,自言自语,“这么快就承认是家属,便宜了熊秘书。”

   裴沐航站在她身后,胸膛贴着她的背,比她先一步从柜子里拿出睡衣,然后关上柜门,把她圈在怀里。

   “下次有人找你出去玩,你也可以带家属。”

   “好呀,下次把我妈带上。”

   桑归雨故意逗他,脸却红了一片。

   每每她露出这般娇羞的模样,裴沐航总移不开视线,好似永远看不够。

   趁他分神,桑归雨一个弯腰从他手臂下钻出来,溜进了卫生间,只是洗完澡才发现没有拿睡衣,连毛巾和浴衣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看来今晚,总归还是要被他咬一口豆腐。

   “喂,在吗?”

   “嗯?”

   “帮我拿一下毛巾和睡衣。”

   “好。”

   “把门打开,我才能给你。”

   “放在地上吧。”

   “快打开,拖拖拉拉要感冒了。”

   “哦。”

   “喂,你快出去啦。”

   “喂喂的,不知道我名字吗?”

   “裴沐航。”

   “叫老公。”

   “嗯……”

   “叫不叫?”

   “……叫就叫,别动手动脚啦。”

   “我等你。”

   “老,老公……喂,我都叫了你还想怎么样?”

   “晚了。”

   片刻之后,桑归雨小脸红得能滴出血来,被裴沐航用浴巾包裹着抱出来。

   她一碰到被子就立马踹开他,气呼呼地钻了进去,还用两个枕头隔在中间,不许他越界,然后背对着他闭眼睡觉,裴沐航随后也掀开被子靠在床头,笑着对她伸手。

   “过来抱抱。”

   “哼!”

   “看看这是什么?”他手里挥着一张白纸。

   桑归雨打定主意不理他,听见纸张挥动的声音又特别好奇,慢慢地转头过去想要偷瞄一眼,发现裴沐航的视线立马回头对着墙面。

   一动不动,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一个躺着,一个坐着,俯视的视野开阔,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裴沐航挥纸的动作突然加快。

   “真的不看一下吗?”他的声音充满诱惑。

   桑归雨紧闭眼睛,在心里默默数数,还没数到十就忍不住了,翻了个身看着他。

   “什么东西?”

   “你的欠条呀,既然是写给我的东西就该解释一下是什么意思吧。”

   “笨,这要解释吗?借条都不懂?就是我问你借钱了,留个证明你以后好催我还债。”

   笨?她现在是被自己宠坏了吗,什么话都敢说了?

   而且他们之间有必要分得这么清吗?

   “你难道忘了咱们家的财政大权在你手上,花钱要写申请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哦,是这样啊。”桑归雨应得有点心虚。

   她独立惯了,想法很简单,又不是自己赚的钱,就算以后是一家人还是要明算账吧,而且他的语气似乎带着不满,所以他这话是真心实意还是说的反话,并不能完全确定。

   裴沐航一点也不喜欢她这不确定的表情,收起来笑容,神色严肃,态度认真。

   “就是这样,看着我。”裴沐航捏着小巧的下巴,与她直视,“桑归雨,你是我老婆,我的就是你的,记住了吗?”

   没想到他会这样在意,桑归雨一时怔愣,看着他幽深的黑眸,许久之后才深刻意识到他的认真。

   不是玩笑,也不是情浓时的甜言蜜语。

   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是对她的,承诺。

   “怎么?没听清楚吗?”

   一直没得到答复,裴沐航捏着下巴的拇指往上碰了碰因呆愣而微张的唇。

   粉粉嫩嫩的,好想咬一口。

   不过现在要先忍着。

   “听清楚了。”

   交往这么久,对他这样的眼神并不陌生,桑归雨被他看得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而被他手指接触过的嘴唇像是过了一道电流。

   酥**麻,流窜全身。

   “所以?”

   裴沐航欣赏着她的反应,没想到只是碰了一下,就这么敏感。

   “我记住了,很晚了,我们快睡觉吧。”清楚又飞快地说完。

   不能再看着他了,得尽快冷静下来。

   桑归雨小口喘气,被子下的手紧紧攥着拳头,想快点结束这个脸红心跳的睡前谈话。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

   “啊,还有?”

   “女人,你是第一个敢说我笨的人。”裴沐航眼神一变,忽地抓住她的手,“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