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舟因细雨迟归路

第二百四十八章 圣诞节

舟因细雨迟归路 影子太黑 3069 2019-10-10 14:02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jsfltye.net 混混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起爷听到裴沐起说过圣诞节,丝毫没有情绪波动,反正他爸妈是真爱,他就是个意外,如果不是妈咪非要带上他的话,爹地恨不得他自动消失,别妨碍他们过二人世界。

   才这样想着,爹地就对着他问道。

   “圣诞节你想跟着外公外婆一起,还是跟舅舅舅妈一起?”陆风夹走裴沐起碗里不爱吃的菜,“挑食。”

   这不是明摆着不想带儿子出去玩吗?小孩子听了得多伤心。

   桑归雨这才明白为什么起爷听到过圣诞节完全没有开心的样子,看来是已经预料到了极有可能被丢下。

   她非常不赞同地看了一眼陆风,视线转向起爷,最后才看着裴沐航,裴沐航示意她稍安勿躁。

   起爷继续吃他的饭,好似没有听见陆风的问话,气氛瞬间凝结,啪的一声,裴沐起突然伸出筷子对着陆风的手使劲一拍,他的手背转眼就红了一条印子。

   “说什么呢?儿子跟着我们。”

   陆风还没说话,起爷放下碗筷,低着头,爬下椅子,扑到裴沐起怀里。

   “妈咪。”

   软糯稚音闷闷的,带着强忍的委屈,裴沐起搂着儿子,正要安慰。

   “爹地妈咪出去玩,我还是跟着舅舅和舅妈吧,没关系的。”

   “陆风!你看你干的好事!”

   “……”陆风识时务地没反驳,眼神不善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这小子,昨天分明是自己说不想出门,现在给他玩阴的,不就是生日的时候没给他买喜欢的模型,记恨这么久。

   裴沐起都要暴走了,除了陆风之外的人都很淡定,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桑归雨渐渐明白这应该就是他们一家相处的日常。

   桑归雨在房间里和fa

   y聊天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少东的电话,少东已经从张姐那里知道她怀孕的事,踟蹰了几天才鼓起勇气给她打电话。

   大概彼此的心境不同,寒暄了几句就开始沉默了,桑归雨受不了两人的关系变得这般疏离,努力找话题,问他什么时候才肯把流放的泽召回来。

   想到泽,少东心情好了一些,不过还是不肯松口,桑归雨不知道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那么突然就把人派到分公司去,还是最远的分公司。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电话那头有人找他,就挂了。

   裴沐航在另一边看资料,见她终于结束,走过去朝她伸出手。

   桑归雨迟疑一下,就把手机上交。

   “睡觉。”

   裴沐航先把手机放到一边,帮她脱掉外套,把人塞进被窝里安顿好,才拿着手机又到房间另一头去看资料。

   “你都不去上班吗?我一个人在家没事的,还有老妈在。”桑归雨一颗脑袋露在外面,睁着圆咕噜的眼睛看着他。

   为了让她休息,窗帘都拉上了,房间昏暗,只有他那边亮着一盏台灯,从暗处这边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的侧面剪影,在看合作的资料,神情很轻松,修长的指节轻轻敲打纸面,薄唇微张,几缕碎发散在额前,更显落拓不羁。

   离她不过五个大步的距离,仿佛发生任何事情都能第一时间到她身边,这让桑归雨无比安心,他就那样安静地守在那里,只有间断的翻纸页的声音。

   能够时刻守着她固然是好,可她不希望因为自己影响他的工作,本来已经很忙了,现在还要为了照顾她不去公司,她怎么能心安理得地享受?

   “闭上眼睛睡觉。”

   “可是我现在睡不着,一点也不困。”

   她现在一点睡意也没有,要不是裴沐起说,她都不记得明天是圣诞节,她好想给他准备一份礼物,可是现在人又不能出去,手机又上交了。

   “不困?谁每天喊不困,一静下来就立马打呼噜了?”

   “打呼噜?我才没有打呼噜呢。”

   桑归雨翻个身不去理他,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会打呼噜,可是睡着了的事她哪里知道,又不好意思去追问,纠结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因为起爷在,桑归雨想把圣诞节过得有趣一点,就和管家商量如何装扮,还让翠芬姐采购的时候顺便买些苹果还有彩纸什么的,她在家闲来无事,找了个教学视频,学着用彩色纸把苹果一个一个包扎起来,还贴了小爱心,给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个。

   管家想着宅子里极少这般热闹,就定了一棵圣诞树,桑归雨从没布置过圣诞树,东西运到的时候她就想自己动手,却被裴沐航禁锢在一边的沙发上。

   武溪行和江恕己主动把树干拼接起来,管家和翠芬姐把枝丫分开,起爷打开小包装,把松子球和雪球挂起来,桑归雨忍不住也跟着去挂小东西,各种颜色的小礼物盒,还有红***结和彩带,等一树都挂满之后,江恕己把彩灯绕在树上。

   “管家爷爷,把灯关了吧。”起爷兴奋地叫着。

   管家先看了一眼裴沐航,裴沐航看见桑归雨和起爷并排站在一起,一脸期待和兴奋,对着管家点点头。

   整个屋子黑漆漆的,听到江恕己噔噔蹬蹬地自带音效,突然眼前一亮,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挂在枝头,映照各种小挂饰,缤纷绚丽。

   看着眼前的圣诞树,连裴沐航和武溪行都不自觉笑了。

   桑归雨把苹果拿出来分给大家,江恕己也带了礼物,都是些有趣的小玩意儿,贵在心意,分享过后,桑归雨和起爷不约而同看向裴沐航,江恕己喜欢凑热闹,也直勾勾地瞧了过来,而武溪行则在一边默默看着。

   裴沐航手上还把玩着桑归雨送他的苹果,其实也只是一个红富士而已,被这么一包装,挂了张小卡片,倒是让人分外暖心。

   看到四人都看着自己,裴沐航莞尔一笑,让管家把东西拿出来。

   管家依照吩咐退了下去,然后端上来一个大白盘子,盘子里放着一只火鸡。

   啧啧,那么多人就送一只鸡?也是人才,武溪行不禁瞥了一眼裴沐航。

   桑归雨倒是非常喜欢这个礼物,说实话她还没吃过火鸡呢,更何况是自己动手手撕火鸡,大有一种江湖豪杰不拘小节大口吃肉的气势,起爷虽然吃过,但是看见翠芬阿姨拿了一次性手套,也兴致勃勃地套起来开撕。

   别看他平时一派优雅小绅士作风,总归只是个孩子,喜欢自由玩闹。

   这时候吃鸡不是最有趣的,手撕的乐趣更甚许多。

   也许裴沐航最聪明的不是送了鸡,而是明明有八个人却只有一只鸡。

   到最后,最不屑的武溪行也拿起被撕得干干净净只剩口感最差的鸡脯肉尝了一口,嗯,味道还不错,没想象中那么老。

   火鸡是裴沐航特地吩咐翠芬做的,花了好材料和大把心思,自然比外面的好吃。

   夜幕降临,吃饱喝足之后,江恕己不知从哪里弄来烟火棒,两手各一大把,是那种细细小小一根的小玩意。

   “你不知道这里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吗?”武溪行拉着江恕己的衣领,吊着他,不许他乱来。

   他的身高比江恕己高出许多,这么一吊,搞得像家长在教训一个熊孩子一样,有桑归雨在,江恕己莫名觉得丢脸,推开了他。

   才认识弟妹没几天,形象就毁了!

   他比裴沐航小,偏要学着陆风他们一群人,喊裴沐航小弟,硬是要压他一头,只不过这些都是他的心理活动,他没胆说出来。

   “这也算烟花爆竹吗?”江恕己觉得这连菩萨前面的香都不如,烧不过十秒钟。

   裴沐航剜了他一眼,深知童心未泯的小雨对这种东西完全没有抵抗力。

   果不其然,桑归雨比起爷还先站出来,表示非常想玩。

   裴沐航有什么办法呢?他根本拦不住。

   看她一瘪嘴,他就松口了。

   然后武溪行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成了一个放风的,未免这群人被警察拉去喝茶,他只能时刻警惕,观察四周动静,直到所有的烟火棒都烧完也没有一个人来,害他白操心一场。

   桑母是唯一一个没有吃鸡的人,她已经忌口多年,不懂什么圣诞节,对这个并不感兴趣,倒是桑归雨他们点烟火棒的时候她也要了两根。

   今天玩得特别疯,大概累了,桑归雨在桑母房间里和她看了会儿电视,一起泡脚养生,聊了几句家常,不用裴沐航催促,就被桑母赶回房,早早洗漱好就睡了。

   裴沐航接到fa

   y的电话,听小妮子提起之前小雨给他打抱不平的事,看向窝在床上的人,笑了笑。

   “裴大哥,小雨对你可真好,还没嫁就这么护夫!”

   “明明看起来对你冷冷淡淡,背地里别提多关心你,大叔都这么惨了,还要被她嫌弃,没有帮你分忧……”fa

   y连珠炮地夸着。

   裴沐航就这么惬意地听着,视线不曾移开,不是不明白她的心思,就是喜欢听旁人说小雨护着他。

   “小妮子,这事不是我不帮你,我就是一个小辈。”

   “可是你不帮我谁帮我啊!”fa

   y哀嚎。

   “小雨怀孕了。”

   “知道啊,恭喜裴大哥,贺喜裴大哥!可是这有关系吗?”

   “你说要是我爸知道会不会很高兴?”

   “呃……”

   “我懂了,谢谢裴大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