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舟因细雨迟归路

第二章 回忆

舟因细雨迟归路 影子太黑 6432 2019-10-03 23:08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jsfltye.net 混混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第二章  回忆

   唉~

   三年前,如果现在问桑归雨什么最可怕,她一定会说没工作最可怕。

   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无所事事呢?她闲得快要疯掉了,总不能一直睡觉或看电视吧,而且她可是正青春年少哎,就这样虚掷光阴实在浪费。这种浪费像肉眼不可见的湿气,包围着她让她窒息,面对美好的时光这样流逝而无所作为,谁有定力不害怕。

   人生啊,也只不过几个十年而已。

   自她从起航集团离职后,已经过去几个月了,每天不是吃就是睡,骨头都要烂掉了。刚开始是因为希望自己能够快点把身体养好,后来可以继续工作了,却不知道再去干什么好。

   真的让她心安理得地让老妈养自己肯定做不到,还是要尽快去找工作。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受不了老妈的唠叨。

   刚开始她不上班,老妈还会安慰她,要她好好休息,说什么开心最重要。后来她大概也发现这个毛病听起来可怕,实际好像对她没有什么影响,无不良症状或反应,不消瘦也不难过,而且最近除了吃就是睡的人好像还有变胖的趋势。

   要不是医院白纸黑字的诊断书,她搞不好会怀疑女儿是为了做米虫故意撒的谎。

   拜托,这是在侮辱她的人格,她虽然看着不勤快,可也没脸啃老。

   庆幸的是,虽然被诊断是有病的人,可是身体完全没有什么不舒服,人也很精神,胃口也好,除了没钱以外都不错。就是因为没什么感觉,才总是怀疑自己是被误诊的可怜人。

   桑归雨开始上网查看有什么适合自己的工作。

   现在她对于工作的要求很简单,离家近、工资可以养活两个人就可以了。

   老妈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身体时常会出现不舒服,最近自己也常跑医院,才发现身体健康真的很重要,如果没有健康,就算有钱有事业也没有心思去享受,还是多陪陪家人比较好。

   一开始按照自己的喜好投递简历都石沉大海一般没什么音信,过了几天还没反应就开始急了,难道这文明发展得那么快,才几个月时间,她就已经被社会淘汰了,没人要她。

   桑母下班就看见女儿还在电脑面前,鞋子还没换就责难着:“你怎么还在玩啊!天天对着电脑,你看你眼睛……”边说边开冰箱,翻看有什么菜,计划明早要买什么菜。

   “没有在玩,我是在找工作。菜已经洗好了。”

   她没什么厨艺,有空就负责择菜洗菜,准备好了等老妈烧。

   听女儿说是在找工作桑母就没什么话说,找工作好啊,要支持。这年头活着就是要钱,买菜少一角钱都不行,不工作哪里来钱。

   桑归雨关了电脑,起来伸了个懒腰,坐久了实在不舒服。回到房间把眼睛搁在桌子上,揉了揉酸胀的眼睛,看着窗台上小乌龟花盆里的多肉在阳光下肥硕可爱,心情好了一些。走到厨房打下手去也。

   她喜欢切菜,按照喜好切成各种形状,她在这里可以有一种艺术创意的满足感,不懂艺术的人总是喜欢看到自己的艺术成果,可是每每被老妈嫌弃,因为切得很丑。

   的确,她并不在行。虽然喜欢做,但好像真的手有点残。

   吃晚饭,收拾好,桑母开始四处巡逻,“你这床上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一整天在家衣服也不知道洗一洗。”

   “洗过了,刚收的。”还好她聪明,早上洗了,不然肯定又要说她了。

   “洗过了?也不知道折一折,就这样摊着!跟个垃圾堆一样。”

   “哦,我马上就收起来……”桑归雨立马赔笑,站在床前叠衣服,看到老妈拿拖把,“妈,你干什么啊?地我已经拖过了。”

   “你看你拖的地,喏、喏、喏”桑母连指三处犄角旮旯,“拖了跟没拖一样。”

   “哦。”她还能说什么呢?

   又过了几天,陆陆续续接到要求面试的电话,只不过大部分都不是她想要的,有些她没有投过的公司都有人打电话来问她。

   就是那种她心仪的没人理她,她不考虑的那种,比如卖保险*的天天找她问要不要去面试。她不是歧视那种工作,只是她很明白她这样性格根本不适合销售,实在是说服不了别人买保险。

   针对几份还可以接受的工作条件,桑归雨给自己排了面试计划,整整一周,上午下午,每天都有安排,后来太多了,挤不下,有时就在电话里面问了问情况,再做抉择。

   有些工作其实还可以,但是考虑到距离问题,只得放弃,选择附近镇上的工作,工资又不高,可是不高不代表没有要求。

   看了她填写的简历,人事经理抬头,笑得一脸真诚地说,“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没有。”她知道她想要问什么,又急急补充道:“放心吧,我刚毕业没多久,想着先工作几年,最近没有结婚的打算。”

   公司人事最怕的就是未孕的适龄女青年。

   “好,最近没打算结婚。其实吧,女孩子还是要早点生孩子好,过了三十岁啊就不适合了,宝宝不健康,妈妈也恢复得慢……”

   桑归雨不明白这位看上去快要五十岁的中年人事经理的意图,所以她是希望她快点生孩子?可是这个跟她有什么关系,理论上说她不是想要找一个最好永远不生娃的人吗?不过她没有问出来,只是笑看着人事经理说着健康和人生目标的话题,偶尔点点头表示她在听。

   “我们是本着人与人的信任说的,你的条件很好,工作经验也有,说实话我是非常想要留下你的……”

   是啊,我也很真诚,我最近肯定不会生孩子,桑归雨以眼神加点头表示坚定的诚意。

   “可是你也知道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所以人事经理上面还有头头?她不是很明白这家公司的组织结构,桑归雨接着点头。

   “我还得问问领导,毕竟公司也会考虑到你要生孩子的话还得找人接手你的工作……”

   所以刚刚说最近几年不生的那些话她都没听到?桑归雨有些反感她的笑容,还是勉强点头,其实也有道理。

   “我真的最近几年都没有考虑要生孩子的事情。”桑归雨再次强调。

   “那好吧,我和领导说说,你先回去等通知。”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走出行政大楼,桑归雨知道自己十有八九没戏,来之前想着以她的条件要进这家公司做文员绰绰有余,可是就目前情况看是黄了。

   果不然,此后再也没有等到她的通知。

   还好很快又有一家看着不错的公司通知面试,员工几百名、各种福利补贴,经营的是有名气洗护用品的电商,起码这个洗护用品她知道也用过,看来是不假。

   一大早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子,在一个非常偏僻的站点下车,从外面看应该是一栋二层楼厂房改建的办公楼,这样的地点和环境让桑归雨非常失望。

   硬着头皮走进去,没有人理她,一个清洁的大妈说是都在开晨会,等了许久才有人接待,问了信息情况,说是岗位的人已经招到了,问愿不愿意做人事。

   在她看来人事和行政助理等职位有很多交叉的工作内容,所以并不介意换,答应下来,完成了一个小小制作表格的考核,然后与一位经理的人物聊了聊工作理念和态度,发现她的想法非常符合这位经理的口味,立马就要留下她。

   可是因为岗位不同,她的工作经验与现在的人事完全没关系,只能按照没有经验的算,所以非常低。包住宿是给实习期结束的正式员工的福利,而且宿舍住的多是男人,女士不安全最好不要住,所以对她来说有就是没有。

   这是要一步步把她逼成廉价再廉价的劳动力啊。

   如果没有岗位,为什么不及时通知,昨天还在与她联系说要按时赴约,今天岗位就招满,这动作也太迅速了。如果可以解决宿舍,工资又不错,路远也就可以考虑一下,可是几个吸引她的条件都没有了。

   虽然找了一段时间工作都没有成,但是这要是答应她得多憋屈。可是桑归雨放弃得一点也不果断,因为她已经面试了好多家。

   被拒绝的理由无非没结婚没生过孩子,没驾照什么的。

   不知道该不该荣幸,头一次有那么多人关心她的终身大事。

   桑归雨沮丧地踏上回家的路,还没到楼下,王末末就打来电话。

   “小雨,你找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还没有人要我,啊~啊~我该怎么办呀,末末。”

   “不要急,总会有人识货的,要不要周末出来散散心,我请你吃大餐。”

   “大餐,还是算了吧,我怕把你吃垮。”其实是不想她破费。

   王末末想到桑归雨那个小身板竟然敢声称吃垮她,简直是自大狂,不留情面地笑她:“就你那样还想把我吃垮,得了吧你,记得早点出门,老地方见。”

   去就去吧,吃完再去好好找工作。她也只能这么给自己打气。

   这天,桑归雨参加一次面试,到了才发现这家公司离家只有十五分钟路程,门面相对于以前的那些可以算得上是富丽堂皇了,最最重要的是她非常喜欢面试她的老板。

   因为招的是老板的助理,刚好老板也在,就省掉了人事的那一关卡,直接与她沟通,聊了一些基本的信息,非常幸运的是老板不像经验老道的人事那样对于女性生育问题斤斤计较,他完全就没提。

   显然他根本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说得都是一些他对工作的设想和对这个岗位的期待,桑归雨听着激动,也忍不住担心他会突然想起来这一茬。

   老板很直白地说就想要一个英文口语流利的助理在他与老外工作的时候时候兼职翻译。

   桑归雨满脸兴奋,一再表明自己能够胜任,老板也很开心,说是不知道具体需要什么入职流程,其余的让她与人事谈,在她的简历上面直接写了同意二字就匆忙离开了,说是急着去整理东西,准备出差的样子。

   两个人好像都非常愉快,愉快到忘记重点,连薪资待遇、工作时间什么的都没有说,当桑归雨一脸开心地把简历上的字给人事经理看的时候,那位经理一问,才发现薪酬福利都没谈。

   桑归雨才不管,反正领导已经发话,肯定留下她就是了。

   等与人事经理沟通完之后,她就愉快地出门,在大厅碰到一个刚走进来的男人,有些面熟,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方正是奉母命来找舅舅的。

   在舅舅公司楼下差点撞见一个人,他的记忆力很好,一下子就想起她是几个月前那个在医院对面蛋糕店里哭得稀里哗啦的女人。

   今天的她笑得很灿烂,与那天伤心欲绝的样子完全不同,让方正好奇她是碰上什么开心的事情了。于是先开口打招呼:“好久不见,桑小姐。”

   他们只有一面之缘,他竟然还记得她,这让桑归雨非常惊讶,“你好,你还记得我?”

   “那当然,你很特别。”方正接着说道:“你今天好像很开心?”

   她知道他说的特别是什么,那天她在他面前哭得毫无保留,样子一定丑爆了。只得尴尬笑着,又忍不住分享自己的喜悦:“嗯,很开心,我找到工作了。”

   “在这里吗?恭喜你。”看来以后他们应该还会有机会碰见。

   “谢谢。上次也谢谢你。”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就分开了。

   方正的舅舅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这次他就是专门来给他做司机的,顺便再从舅家带点东西给他老妈。

   “舅,你们公司又招人了?”方正开着车,随意地聊着。

   “怎么?你这小子想来?”

   “就是刚刚在门口遇到一个熟人,姓桑,说是要来做你的助理。”

   “哦,是她。什么时候你开始关心起女人来了。”他记得他这个侄子放荡随性,并不多管闲事。

   “朋友嘛……”

   只是方正没想到听说桑归雨后来辞了人事。那天她明明很开心的,为什么要主动放弃这工作。

   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觉得可惜,他从舅舅那里要来她的联系方式。

   桑归雨惊讶他的突然邀约,出于礼貌还是答应赴约,在镇上一家茶饮店碰面。

   坐下后,两人互相问好,方正便问出心中疑问:“你找到工作了吗?”见她有疑虑,又说道:“我就是好奇,那天听你说找到工作,后来也没看见你去报道。”

   桑归雨先是摇摇头,然后看着手里的冰饮,苦笑着道:“还失业在家呢,你在那里上班吗?”

   “不是,那天我刚好去找人,就是面试你的那个老板,他是我二舅。”

   “哦。”

   方正也不再言语,她的话语简短,似乎不大愿意再提工作的事情,只是那天明明见她很喜欢那份工作,既然没有工作却不去,不去后又如此失落,她真的好奇怪。

   桑归雨摩挲杯壁,感受着冰饮的沁凉透过玻璃杯慢慢传到她的手上,天气好像越来越热了。

   眼前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人还算不上朋友,可是她好想告诉他她的烦恼,最近实在是受了太多委屈,又不想家人担心,只能一直憋着。

   他们这样陌生的关系反而让她想一吐为快,反正不熟,说了之后可能再也不会相见,大家都当做没有发生今天的事情。

   第一次相见时他就好心安慰她,现在又把心里的垃圾倒给他算不算恩将仇报,就当他发发善心吧,桑归雨有点坏心的想,谁叫他三番两次出现在她面前。

   “方正。”刚打算找他诉苦,才叫了名字,心里就好难过。

   “怎么了?”

   “我已经几个月没有上班了,都是老妈在养我,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

   “额……父母养就是失败吗?那我也挺失败的。我平常都是住家里吃家里,还从来没有给父母交生活费。”突然想到他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给父母钱,是不是很不孝。

   方正尴尬笑了笑,他是那种喜欢创业的人,毕业后都是自己做小公司糊口饭吃,公司很小没有专门的财务部门,钱都是让他的宋女士兼职管理,宋女士厨艺虽不敢恭维,可是对于经济很有头脑。有了能人把控,他对财务并不上心,连自己盈利多少也不是十分清楚。

   “你也这样啊,看不出来你也是无业游民。”

   “什么无业游民,我有工作,只是你既然不喜欢闲赋在家,找到工作为什么不去干?待遇不好吗?我可以帮你去谈谈。”方正挑眉眨眼,一副很会搞事情的样子。

   “待遇很好,只是我去不了。”桑归雨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医院附近遇见的吗?那次查出身体有点问题,进不了你舅的公司。”

   “那不是好几个月了吗?你身体到现在还没好?这么严重。”方正上下打量,不觉得她看起来有什么不对劲。

   “没有啦,已经好了。”她不想说太多。

   好了还进不了公司?他才不相信,“你不用瞒我,有什么问题尽管说,我老爸就是在那家医院上班的,说不定我可以帮你。”

   “你老爸?你老爸姓方吗?”难道那么巧,是给她看的方医生。

   方正听了她的问话,抛去一个白眼,“废话,我姓方我老爸当然也姓方。”

   桑归雨没理他,她不就是跟她老妈姓的嘛,“我认识方医生,只是不知道那医院里有几个方医生……”

   有共同认识的人,两人聊天的话题又多了一些,方正听闻桑归雨对他老爸的评价很是不以为然,觉得她一定是太过肤浅只看表面,听她说的跟他认识的好像不是一个人。

   方正在大概了解她的情况后主动说要帮忙,要她等好消息。

   经过方正这个关系户,桑归雨再次接到公司的通知,说是要她来上班,后来隐约从人事那里了解方家与老板的关系,既然已经得到方大名医的认可就没问题,不需特地交入职体检报告了。

   能够进入心仪的公司,桑归雨很开心,桑母知道女儿是有贵人相助才找到离家那么近的好工作,又得知贵人是一位适婚青年,非得要她去把人请回家来招待一番。

   桑归雨觉得老母有点过了,她难道就不考虑一下,也许人家早已经结婚生子了,天天就想着给她找对象。

   相对于宋女士,方正很喜欢桑母的手艺,每次邀约都会去吃,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方正到桑家蹭饭的时候知道桑归雨上一份工作离职的原因,觉得她把这件事情看得太严重。

   因为老爸职业原因,他对于这个疾病并不十分害怕,这次应桑母恳请要给桑归雨开导开导。

   “归雨,那个你妈出去了。”方正坐在沙发上,回味美味的烧肉,开始执行任务,“其实你的已经算是很轻微的问题了,我老爸说你根本就不算问题。”他看了一眼在吃西瓜的桑归雨。

   听说这个也是富贵病,好吃好睡不能劳累,所以她最近很乖,晚上都不敢熬夜了,大有提前养老的意思。

   “你知道吗,中国本来就是结核重灾区,而且还有世界上最庞大的耐多药结核病群体,耐多药哎?懂吗,那就是没药医了,我们国家每年都有五万这样的人出现……”

   桑归雨白了他一眼,“你是想吓我?”

   “额……当然不是,我就是希望你能明白,你就是一个幸运儿,而且很厉害不是吗,你得病了然后自己好了,只不过留了个疤而已。”

   那又怎么样,光一个疤就把她逼到这么凄惨的地步,桑归雨不知道该怎么说。

   “哎呀,有什么好烦恼的?”方正觉得自己嘴巴都干了,却没有什么效果,咻得站起来,拉着桑归雨出了门。

   “我们去哪里?”

   “去看看真正的可怜人。”

   方正开车到了一家养老院,这里并不是普通的养老院,这里接收的几乎都是失智或失能的老人。

   然后,桑归雨看到各种各样被病痛折磨的人。

   或者手脚不能动,吃喝拉撒不能自理,或者四肢还算可以但是脑子完全糊涂,骂人咬人吃肥皂吃大便无所不吃,或者五脏六腑都烂了皮包骨缩在床上,他们是人,活得却不像一个人。

   如果说生命走到这一步,那么脑子糊涂应该算是一件好事情,起码自己不会觉得悲伤苍凉,可是就有些人全身都不好,就是脑子非常清楚。

   看着自己一点点腐烂会是怎样一种可怕的经历,桑归雨不敢想象。

   她认识了三个脖子以下瘫痪的老人,都是脑子非常聪明的人,一个因为医疗事故,一个因为车祸,一个因为年轻逞强一时大意。然后余生都被囚禁在床上或是轮椅上。

   他们都太聪明,太高傲,也太可怜。

   原来,生活可以更糟糕。

   相比起来,她要幸福很多。

   桑归雨非常感谢方正能够让她看到这些被世界遗忘的人,是他们让她更感激生活的馈赠,也是他们让她不再一味沉溺沮丧。

   让她相信,她的生活还有很多自由,还有很多可以选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