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舟因细雨迟归路

第二十三章 拒绝

舟因细雨迟归路 影子太黑 2183 2019-10-03 23:31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jsfltye.net 混混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第二十三章  拒绝

   参加摄影课用的相机是向方正借的,桑归雨本来想自己买一个,但是太贵了。在把相机还给方正之前,桑归雨打算把所有的照片都拷贝在电脑里面。

   吃好晚饭,桑归雨陪着母亲散完步后就先回房了,她急着去看看那些照片。

   一张张把照片点开,睁着眼对着照片发呆,这是她第一次有关于他的东西,完全属于她的。只要看着画面上的笑容,她就能感受到一种单纯的满足,不自觉泛起微笑。

   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可能……她想,只是可能,会发生让人难忘的事情……

   偷偷地伸出手,慢慢向前摸索着屏幕,等到发现自己的愚蠢不禁好笑,她这是在干什么?想摸他?这里就她一个人,她根本不需要偷偷的。

   原来这种喜欢会让人不自觉想去亲近,去触碰,无需思考便自发行动。

   裴沐航今天主动来找她,是不是表示他也喜欢与她相处,表示他不觉得她这个人不会讲话很无聊。想到她在他的眼中可能还是有一点魅力,桑归雨有些激动,转个身钻进了被子里,幻想着他同她说他喜欢她……

   在她刚准备同意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老妈的声音:“小雨,你要早点睡啊,你是不能熬夜的,别总是玩手机。”

   老妈的嗓门太大了,像机关枪,把她梦幻的泡泡砰砰砰一个一个击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妈每晚都会告诫她,怕她熬夜。做妈妈的人都是这样,总有说不完的叮咛嘱咐。

   她是一个很感性的人,脑子里面的那根弦又异常敏感,偶尔会被老妈的关心弄得想哭,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人如此不厌其烦地关心她很幸福,可是这会儿这份关心却像一根尖刺,一下子扎进她的心里。

   只一瞬间,她的眼眶就红了,眼睛里面雾蒙蒙,怕被发现强摆着笑脸应了声好。

   等门口的人离开,桑归雨跑下床,从抽屉里面拿出了病历本,还有两叠厚厚的用夹子夹起来的纸,一叠白色纸是定期检查的报告单,一叠黄色纸是医院的收费单。她从来没有刻意想过去收集,只是每隔一段时间放进去几张,很快就多了。

   回想刚开始的时候要每两周去医院抽血,针扎倒是其次,等待结果才是最煎熬的事情。有时候不是害怕什么疾病,害怕生死或疼痛,而是讨厌那种悬而未果的状态。一会儿有希望一会儿可疑一会儿又未知……人的神经很脆弱,思来想去得不到片刻安宁。

   大概病由心生就是这个道理。碰上了一个毛病算严重也不算严重,那就治呗,关键问题是不确定。没有人斩钉截铁地说你肯定有病或没有病,只是猜测和可能,只是尝试治疗或保守治疗。进进出出医院那么久都是以一种疾病可能的定论。她好心累啊。

   庆幸的是,这些不愉快都发生在今天之前,都在慢慢离她远去,生活也渐渐恢复平静。可惜的是,就像犯罪会留下案底一样,她现在也是一个有案底的人,一个什么也没有做却会被歧视的人。一个在某些方面想做什么却会受到限制的人,她成为了一个不自由的人。

   她一直以来都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从来没有想过有人是她爱不起的,就是因这案底,她不敢走近他,摇摇头,让自己再清醒一点,有什么好埋怨的呢?就算没有发生过那些事情,她与他仍然是陌路人。

   桑归雨闭着眼睛靠在床头,想到上次与裴沐航一起吃饭的女人,就算自己没有生病,各方面条件都比不上她,配不上他,第一次她觉得人与人的差距如此巨大。

   裴沐航最近工作比较忙,又要兼顾fanny和陆起,从上次与桑归雨一起去上摄影课后就没有再联络。想着给她打个电话,这时候她应该下班在家里了吧。

   “喂?”电话很快被接起,裴沐航还没想到说什么,那边就传来桑归雨的声音。

   “小雨?吃晚饭了吗?”

   “嗯,吃过了。”然后就是一长串的沉默。

   她竟然没有想到要反过来问一下他吃了没有。

   “晚上吃了什么?”气氛有点冷淡,裴沐航只好自己找话题。

   “没吃什么。”桑归雨不想和他说太多的话,越多的牵扯只会带来越多的伤心。如果他们之间注定不会有什么结果,尽快断了联系才是聪明之举。

   “你是不是不想与我说话?”再迟钝的人也听得出来她的敷衍。

   “没有不想,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要休息了,晚安。”一口气说完要说的话,桑归雨马上把电话给挂了。那样快速的动作让裴沐航有些吃惊,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让人避如蛇蝎。

   有些不甘心吃瘪,裴沐航又拨了电话过去,学着桑归雨刚才的样子,先发制人一下子把话都给说了:“我想问你今天过得怎么样?晚上吃得好不好?明天下班后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吃饭?不用担心太晚不方便,我会负责送你到家。不过我下班比你晚,你可以来公司找我吗?这样我们就可以早点见面。”

   桑归雨不知道原来他也会这样赖皮。她为什么要去找他,她是女人哎,女人等男人太掉价。就算他价位比她高。

   不过现在哪里是思考该谁找谁的时候。

   “对不起,我可能没空。再见。”然后就是嘟嘟嘟的声音。

   他再次被拒绝了?不过“可能”是不是表示也许有机会,他抱着一丝丝希望地想。

   就像谈生意一样,不能因为机会渺茫就轻易放弃。

   “为什么我觉得你笑得有点可怕。”高梧修抱着一叠文件进来,发现裴沐航对着电话机发呆。

   “我以为已经下班了。”裴沐航对他的看法不发表意见,他已经延长了两个小时,可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

   “时间上是这样,不过作为企业负责人,我想你应该有鞠躬尽瘁的觉悟。”

   然后呢?死而后已?

   高梧修有要拼命工作努力赚钱的追求,他没有。

   如果一个人拼命赚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品质,那么在拼命的过程中放弃生活品质是不是就自相矛盾了。

   他不会去劝阻他,毕竟只有下属努力工作,才能让他有喘息并作他想的时间。

   只是他现在没有心情再留在这里,是谁让他心中无法平静,又是谁让他不再沉迷工作,他知道答案,却也害怕这个答案。

   不知道,她明天会不会来看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