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舟因细雨迟归路

第一百二十八章 保守派

舟因细雨迟归路 影子太黑 3340 2019-10-04 00:37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jsfltye.net 混混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我可以单独和桑小姐谈谈吗”许美人直接打断罗建彬的介绍,转身对桑归雨说。

   桑归雨没料到她会突然提出这样奇怪的要求,看了罗建彬一眼,得到他的同意,便把许总带到一个空会议室里。

   “请问有什么事吗”桑归雨倒了一杯水给她,来者是客,她要保持礼貌。

   许美人没有说话,打量着眼前的人,露出一脸鄙夷,把她倒的水推得远远,动作太大弄得杯子里的水都溅到桌面上。

   “紫润能不能得标,是我说了算的。”

   桑归雨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仍是恭敬地说“哦,那许总真是厉害。”

   “我要让你离开紫润。”

   “为什么”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莫名其妙,一开口就要让人滚蛋,还是让别人家公司的员工滚蛋,她算老几,未免管得太多了。

   “因为少东是我的。”就凭她也配和她竞争,不自量力

   “如果我不呢”少东是谁的又不是她说了算,怪不得两次约见少东都穿得花枝招展,那么暴露就是为了吸引少东的眼球,还说是为了合作,分明是想掉金龟婿。

   “那你们就别想得标了,这可是一笔大生意,能带来巨大的收益,任谁都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就是因为这样小小的原因她就要拒绝合作,这个许美人未免太过任性,把别人辛苦的付出当什么了,他们四个人为了这个项目做的所有努力就因为她一点不如意就白费了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女人

   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倒霉,一下子就遇到了两个坏女人

   担心自己一时失言坏了大家多日的心血,桑归雨没有立马拒绝她无礼的要求。

   等把许美人送走,已经超过了下班时间,为了应付这个蛮横的女人,两个人都觉得心好累,决定先回家休息,晚上各自仔细想想,明天再一起讨论。

   桑归雨下班回到家,裴沐航和高梧修已经回来了,王末末下班时间比他们三个人都早,已经趴在床上了。

   不过这次高梧修没有煮饭,因为王末末来了大姨妈,肚子痛,所以他端着温水和小点心,在旁边陪着。

   看了一眼窝在老公怀里的人,不得不让人羡慕王末末的好命。

   心疼老婆的高梧修什么都不管了,裴沐航只好亲自动手。所以桑归雨走到厨房,看到的就是裴沐航在洗菜。

   看向灶台砧板,想起自己还欠了裴沐航一顿饭,桑归雨脑袋一缩,准备开溜。

   “过来”

   奇怪,他都没有看过来,怎么知道她在厨房门口

   裴沐航转过身,两手一伸等着她帮忙,“帮我系围裙。”

   哦,桑归雨把挂在钩子上的麻布围裙拿了下来,套在他头上,想要帮他把两根带子绑起来,发现面对面这样做就要抱着他了,立马绕到他身后,双手从后往前围拢他的腰,摸到两根带子,快速地打了个结。

   裴沐航的动作很利索,不管是切菜还是炒菜的动作都不像是新手。

   “你学过做菜”

   “这需要学吗”裴沐航以为做菜和其他技术活一样,只要按照流程做,大体不会太差。

   “好狂妄的语气,不知道你做得好不好吃。”像她这样学了都不是很熟练的人,最是讨厌这种人。

   “试试味道。”

   裴沐航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抽了双干净的筷子,往左边走了一步,留了一个位置给她,等她走到锅边,他夹起一块肉喂到她嘴边。

   桑归雨感觉到肉已经抵着唇了,就算这动作有点暧昧,还是张开了嘴。没想到味道还不错,点点头,轻声说“嗯。挺好的。”

   知道味道可以,裴沐航顺手把筷子咬在嘴里,腾出手去关煤气,拿了个盘子,把菜盛出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那双筷子一直没拿下来,看得桑归雨目瞪口呆。

   那是她刚刚用过的筷子,上面肯定还有她的口水她好热,脸也烧得通红。

   哇,不行了,要快点离开这个闷热的地方

   趁着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桑归雨回到房间,开始思考今天接待许总的事情。

   这个许美人要说有多美也没那么夸张,一个女人只要不是太丑,稍稍打扮,再穿上合适的衣服,都算得上好看。

   在桑归雨的印象中,唯一能称得上美人的只有裴沐航的姐姐,那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不用修饰和衬托。

   至于fanny呢,她也很美,可是桑归雨一直觉得她很小,无法把她当一般的女人看待,只能算是小姑娘,小姑娘就不要瞎掺和了。

   这个许美人还真的让人捉摸不透,一会儿性感,一会儿保守,一下子对少东眉目传情,一下子又对裴沐航暗送秋波。

   看上去她与他们的接触都是因为工作,可是她每每说的话做的事又一点也没与工作有关,今天终于露出真面目,嚣张得让她离开紫润,宣告她对少东的独占。

   所以她种种作为都是为了得到少东,果然和上次她与罗建彬说笑的一样,把少东送给她就万事大吉了。

   可是如果她喜欢少东,酒会那次又为什么粘着裴沐航还故意穿成那样就在她马上就要想出点什么的时候,裴沐航过来叫吃饭了。

   现在还有一个比较麻烦的事,那就是她该怎么应对许美人对她的要求。

   不管许美人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他们四个人为了这次投标的事情忙里忙外,付出多少努力,她都一清二楚,她要怎么办呢

   裴沐航给她夹菜,“想什么呢”

   桑归雨看到他关心的眼神,露出大大笑容,刚准备专心吃饭,又想到下午少东要裴沐航道歉的事,笑脸一下子就垮了。

   裴沐航注意到她的变化,但什么也没说,只是偶尔给她夹点菜。

   “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裴沐航打开未上锁的房门,走到床边坐下,她明明放了一把椅子,干嘛非要坐她床上。

   “你进来总要敲门问一声吧”桑归雨头转向另一边不看他。

   裴沐航掀开被子一角,坐了过去,然后盖在穿着九分丝薄睡裤的腿上,天气有点冷,盖着被子聊天比较明智。

   男人无视桑归雨的眼神杀,从她后面抽走一个枕头垫在自己背后,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才看着她,柔声问道“为什么心情不好”

   他这个样子是打算长谈吗桑归雨伸手想把他推下去,不料一张纸飞了出来,被眼疾手快的男人先一步拿到。

   纸面被涂得乱七八糟,写了几个人的名字,又是划线又是打叉,都围绕着三个字,“许美人”

   跟他聊聊也好,反正都是要找他的。桑归雨把今天许美人到公司的事情大致描述了一下,然后抛出自己的烦恼。

   “那个女人竟然威胁你,少东人呢,有需要他的时候干什么去了”嘴上说得好听,喜欢小雨,人都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欺负了还不知道,算什么男人。

   “这跟少东有什么关系,我是问我该怎么办罗建彬为了这事那么投入,如果因为我搞砸,那我肯定过意不去”

   “罗建彬也在紫润”裴沐航还不知道,不过这一点也不重要,“这种事情是你要考虑的吗直接告诉少东不就行了,猪啊”

   “要是告诉他就可以解决就好了,关键是他昨天让罗建彬和我负责,他不管了”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你就自己决定呗”

   “哪那么容易决定,许美人是他们公司老板的独生女,她的话肯定会影响投标结果,虽然现在看起来她对少东很感兴趣,应该不至于为了踢走我就撕破脸,可是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你别看她在你面前那么保守端庄,在少东面前那个豪放啊”

   桑归雨越说越起劲,把第一次见面的情形细致描述了一遍,裴沐航虽然对许美人如何勾引少东的事情没兴趣,但是他喜欢听她说话,叽叽呱呱、手舞足蹈,煞是可爱,所以一点也没要打断她的意思。

   “你知道吗我觉得许美人”

   “等一下,你能不能不要叫她美人”就是这一点让他觉得受不了。

   “切,我觉得许美人好像喜欢你们两人,只是她以为少东喜欢豪放的女人,所以就穿成那样,打扮得很性感,她以为你喜欢的是保守派,为了投你所好才穿成上次酒会的那样子,可是她之前没有见过你们,为什么会喜欢上你们呢难道你和她之前就认识”

   就像少东说的那样,商场上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指不定大家都是互相认识的。桑归雨觉得这个猜测非常有可能,可是裴沐航摇头否认。

   “那她怎么知道你喜欢保守派呢”她认识的他好像是不喜欢太热情奔放的。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保守的呢难道你知道我喜欢谁。”

   “我在说她为什么知道,你别扯开话题。”他很可疑,是不是在骗她

   “这还需要解释我自接手公司事务,一直洁身自好,在公共场合只带过一个女朋友,她会知道我的喜好很难理解吗”

   裴沐航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桑归雨看,还慢慢往前倾,直到额头抵着她的,桑归雨听到他说洁身自好,忍不住胡思乱想,俏脸绯红,眼神闪避,抵挡不住他攻势,节节败退,从坐姿直接倒到了床上,瞪大眼睛看着他,还不由自主地吞了一下口水,还以为他要亲她。

   “哈哈哈。”

   他在笑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原来紧张气氛被他的大笑声破坏,让桑归雨有些窘,有些尴尬,翻个身抄起枕头朝他打过去,却被轻易制服,不管是她的武器还是她的手都被裴沐航抓住了,怎么样都挣脱不开。

   “你是不是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我是不是,你不应该最清楚”

   “”

   完了,面对男人的撩拨,桑归雨毫无招架之力,她觉得自己要热得融化了,又烫又晕。

   裴沐航本来想要以实际行动回答她,可看在她眼圈有点黑,睡眠不足很疲惫的样子,又不忍心。

   竟然敢这样说他,这笔账先记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