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舟因细雨迟归路

第四十二章 果汁

舟因细雨迟归路 影子太黑 3951 2019-10-03 23:45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jsfltye.net 混混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第四十二章 果汁

   屋外,裴沐起和桑归雨坐在庭院阳伞下聊着天。

   “你不用担心,我妈不是在与你生气。”裴沐起看到她的情绪不好,不希望两人因为裴母的反对而有什么不愉快。

   “就算不是同我生气,也是因为我。”她知道她在安慰她,只是认清现实不是坏事。

   裴沐起不觉得自己老妈会因为她本人的喜好而反对裴沐航的恋情,以前她谈恋爱的时候家里人就反对,那时可不仅仅是妈一个人反对,那是一大家族的人都反对呀,不知道多惨,因为之后发生各种惊险万分的事,吓得父母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后来家里人就不再过问他们姐弟二人的交往之事,陆风还是母早亡父成迷的孤儿,生米煮成熟饭,也就不一定非要门当户对,只要真心是喜欢,父母还是得听孩子本人的意见。

   这种事情作为“外人”是没办法疏导的,只能袖手旁观,她是过来人,当初陆风也是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家人都觉得不满意,再卖力讨好也没用,还不是要她亲自出马,所以唯有小弟本人能够解决。

   毕竟同为女人,桑归雨轻易得到老妈捧在手心的儿子的心,总是会让她一时无法接受,就像当初她反对她与陆风一样,如果桑归雨去沟通,就像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父母就是这样,盼望着子女能够成家立业,也害怕那一天的到来,雏鸟起飞后,留守的人再潇洒也会涌起落寞吧。

   桑归雨不想与裴沐起讨论她是否被喜欢的事,事实摆在面前,也就无需多言。

   她站起身,走到陆起旁边,与他一起种花。还好他还记得自己,她也喜欢种花弄草,兴趣相投,两个人刨土坑刨得不亦乐乎。

   这样单纯地接近大自然,让她心境变得平和。

   后来裴沐航出来了,他手里就端了一杯果汁,看来是打算只给桑归雨一个人享用了。

   “怪不得老妈要生气,连我也要生气了,你这是典型有了媳妇忘了娘还忘了姐。”

   她嘲笑的人是裴沐航却是看着桑归雨说的,本意是想说裴沐航疼惜她,只是桑归雨却觉得自己好像破坏别人的家庭幸福。

   她虽然接过了果汁,却只是象征性地喝了一口就放在小桌上,继续埋头苦干,直到所有的都种好。

   “妈妈,我厉害吧?”看着一小行花苗,陆起开心地向裴沐起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然后随手拿起桌上的果汁要喝。

   “起爷,不要,这是我喝过的!”桑归雨想要阻止。

   “可是我很渴。”陆起又累又渴。

   “我再给你榨一杯去。”她转身要跑回房子榨果汁,可是陆起已经开始喝了。

   天哪,她已经喝过的饮料,所以那杯口肯定粘有她的唾沫,他是那么小的孩子,抵抗力肯定不及大人,虽然她早已经好了,还是会不由自主担心自己害到别人,尤其象陆起这样可爱的孩子。

   可是裴沐起姐弟表现得一脸无所谓,她能怎么办?她不能解释她的担忧。

   现在她已无心再去想男友的家人是否接受她,她只想快点去方家,去问问方医生,陆起会不会有事。

   原本裴沐航是要留她吃午饭的,可是桑归雨坚决不肯再耽搁,以太累加上老妈在家为由要回去。他猜想她是不敢与他家人同桌吃饭,体贴她的情绪,便同意开车送她回家。

   她明白自己是多虑的成分居多,却控制不住想要获得确定。她为这毛病流过太多泪,不想陆起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同她一样,更不想看到裴沐航因此恨她。

   原来再想起,她还是没有真正放下,桑归雨露出苦笑。

   记得第一次去看专家,她第一句就是直接问人她会不会死掉,当初方医生的云淡风轻,觉得她小题大做态度还让她生气,她还觉得这样的医生不看重病人的性命。后来才发现正是他这样的“轻视”时刻提醒她自己也不过是生了场小毛病。只是从没生过什么大病甚至连感冒一年到头都很少的她被突如其来的诊断吓到了。

   方医生果然在家,方正也在家。不过方医生很忙,他只是告诉桑归雨不需要担心,然后就回书房写论文去了,再有经验的医生都要写论文。

   “你本来就没有任何症状和不适,会去看病也是体检查出异常,检查又都是阴性,吃药半年也只是一种预防性治疗,真搞不懂你在怕什么,还是你觉得我爸这个主任医师是骗来的,他的话你也不信吗?”方正领父命要送桑归雨回家,一路絮絮叨叨教育胡思乱想的她。

   “我知道我很健康,就是担心小孩子抵抗力差,身体弱,有点怕而已。现在不总有新闻出来,谁谁谁亲了孙子一口,小孙子就生病了,我也怕。”

   方正知道她担心小孩,也不说教,唱起陈小春的歌来回应她: “是你想太多……”

   “你总这样说……”

   “但你却没有……”

   “真的心疼我……”

   两人一唱一和,谁也没有发现在桑家楼下去而复返的裴沐航。

   “妈,我回来了。”桑归雨一进家门就看见桌上的鸭脖子。她走到厨房,发现老妈在切水果。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有西瓜又有鸭脖,你是不是捡到钱啦?”

   “不是买的,是一个同事送的。”桑母把水果端到客厅,两个人边看电视边吃。

   “还是那个同事吗?”她觉得那位同事实在殷勤,“他怎么对你那么好?”

   “哎,小雨啊,你也大了,以后会有自己的家庭,总不能一直在我身边。我呢,最近骨头都不好,这里痛那里痛的,爬楼梯也累,想着找个伴搭伙过日子,这样有个照应…”桑母大概说了她的想法。

   桑归雨在父母离婚后就一直希望老妈再找一个对象,毕竟在跟着老爸的二十多年里,她一直在吃苦。而且新的生活可以帮她更快摆脱过去的枷锁。

   “那很好,我肯定赞成,那人就是老送我们家鸭脖鸭架的人吗?”怪不得最近都有的吃。

   “嗯,他是湖南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这里打工,开车的,专门送鸭脖子。”

   她也许该高兴,如果认了这样一个哥哥,是不是表示她可以常常吃得到零嘴?

   “那他人怎么样?”

   “他很老实,会帮我干活,有时候下班会骑电动车送我回来。我就想找个老实的,能帮我干干活……”

   老实忠厚是老妈在一次失败的婚姻后对于伴侣的要求,以前选择老爸是因为他勤奋上进,可是太有骨气有傲气的人是很难低头的,即使对象是妻子也一样。

   老爸和老妈都是十几岁就出来打工,虽然都吃过苦,可是老妈吃家里的苦,老爸吃工作的苦。

   为了保证后方安定,老妈总是起早贪黑做家务,带孩子洗衣服,给那群工人做饭,买菜。老爸做包工头带了十几个工人,那么多口人,老妈一个人要负责他们的一日三餐,光买菜都是一麻袋一麻袋装的。

   后来日子慢慢变好了,老妈还是埋头苦干,伺候一家大小,老爸却已经学会进出歌舞厅带美女了。

   漫长的岁月里,对老妈留下最深刻的伤害不是那些外在的磨难和艰苦,而是老爸对她身处繁重家务泥沼中的视而不见。每次回家,他就像一个大老爷们,两手一摊要吃要喝,从没有做过饭洗过碗或是洗过衣服,连洗脸的水都是要老妈端给他。

   当一切视为理所当然时,再殷勤的伺候都会被嫌弃。他们是自由恋爱的婚姻,可是传统教育下的夫妻是很难敞开了心扉去沟通或是去解释自己的心理需求,任由两颗曾经相爱的心在生活的淡漠和琐碎中变得互相憎恨,他们肯定都伤过心,只是无能为力。

   所以桑归雨只是觉得老爸狠心,却从来没有怪罪他去寻找自己想要的幸福。她总是告诉自己她已经足够大了,不需要父亲这样的角色。只是他如果要选择离开,为什么不做的光明磊落一些,这样拖泥带水互相戕害,最伤心的人就是老妈了。

   有时候她会偷偷庆幸,也许当时是痛苦的,但是脱离家庭主妇的苦役和丈夫的冷落,走上社会去工作,才是最好的选择。

   老妈找到伴她是很开心,只是他不是本地人,“那他会一直留在这里吗?”  桑归雨担心这一点,看高梧修和王末末那对就很明白,异地恋可不美好。

   “不知道,看吧,他说他有个兄弟想叫他去厦门看厂子,不过没关系,如果真要一起过日子,我也可以过去工作,然后租房子住也行……”

   不是吧,她打算弃女而去?连在外怎么过日子都想好了,不管是不是真的,她都应该佩服老妈能够如此轻松地说出这样类似私奔的话。

   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想要,只是跟着一个人,互相作伴。

   这像不像刚谈恋爱的小姑娘,想法单纯而美好。

   而她,似乎还不能做到如此单纯,她和他,还有太多牵挂和羁绊,不是那种可以一走了之的人。

   “可是为什么要跑到厦门去呀?那么远,我都看不到你了。”家里明明有房子,偏要大老远去租房子。

   “我年纪大了,早就过了退休年龄,文化不高,找工作不容易,现在能一直在厂子里面做保洁也是因为领班见我活做得干净,才向领导求情留着我,过两年就难讲了。而且最近厂里开除了好几个人,老板连工资都没钱发了。”桑母内心一点也不想离开女儿,可是自己没本事,只能靠出卖劳动力赚点死工资。

   桑母自知找工作难,就算被拖欠了两个月的工资都没有抱怨过,平常从不迟到早退,也不敢请假,只盼着新老板投资,钱能够快点周转过来。

   “不能干就在家里休息,我有工作,可以养你的。”她受不了老妈一副不想拖累她的样子,好像她特别没用,连妈都养不了。

   “我知道,以后做不动了我就不做,可是现在还能动,天天待在家里我也闲不住啊。”

   “才不是闲不住呢,你分明是觉得我工资太低,养不活你。”如果以前刚和老爸离婚,一个人待在家里无聊,闲得会发疯,她肯定支持她出去工作,可是现在老妈身体没有以前好,爬楼梯都膝盖疼,手指时常有麻痹的问题,太过劳累眼睛还会有飞蚊症。“我是不是太没用了?”说出这样的话连她自己都觉得难受,到底是她太没有出息,才害得老妈陪她一起吃苦。

   “胡说,我女儿最棒了。不过你还年轻,要多存点钱,要急要缓派得上用场。”桑母也曾希望女儿能够赚大钱,可是在经历那么多之后,让她醒悟唯有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

   现在她对女儿最大的期望就是身体健康,然后结婚生子,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求平平安安过日子。

   “妈,你不知道我有好多钱,花也花不完的。”她花钱从来不敢大手大脚,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让妈做不动的时候可以安心停下来休息,安享晚年。

   “是是是,你有钱,有钱也要省着花……”

   最近经济不景气,到处都有裁员的事情发生,桑归雨的公司也有这样的问题,上周已经开过动员大会了,鼓励大家要团结度过难关,不但假日没有补贴,这个季度的奖金也取消了,私底下大家还说公司可能要倒闭了,也不知道真假。

   不过她并没有把工作的事情告诉裴母,就是担心她为钱的事情烦恼。

   看来她不能再窝在小镇里,她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得要快点出去找工作,要能够多赚点钱,让家里过得宽裕一些,让老妈能够安心休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