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梦道之凤凰涅槃

第三百零七章 酒

梦道之凤凰涅槃 二月六书 4079 2019-11-08 23:37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jsfltye.net 混混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陆拾叁缩了下脖子,不怕死的反驳了一句“我师傅就从未对我和我师姐失过言”

   钟道子虽然将他粗养的很糟,但不可否认,钟道子一直都是个合格的师傅,对他也回护许多,特别是小时候,谁敢欺负他,都少不得一顿被整治,且还高明的让人找不出一丝错来。

   陆拾叁从小就知晓钟道子端的好,在世人眼中是妥妥的一枚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架子摆的正,谁都给他几分面子,可恰恰是这样的表象,和他与陆拾叁私下相处的模式,让陆拾叁在崇拜之余也有深深的无力、吐槽。

   因而造就了陆拾叁的没大没小,经常腹诽他的无良。

   但自己的师傅他可以说,被人却说不得,就如钟道子对他一般钟道子可以将他虐的体无完肤,但别人……哪怕只是饿他一顿,钟道子也会帮他找回场子。

   陆拾叁的反驳不算义正言辞,也有些缩头缩尾,在对上诸葛化葛的目光时,有意的避开了几分,在对方开口之前急忙道“前辈这般,晚辈着实惶恐,别说前辈本身就没有错,就算有那也是对的!”

   这马屁拍的,陆拾叁自己都有些恶寒,偷眼看了眼诸葛化葛,之间后者冷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却也不再提道歉的事,只摆摆手道“算了,你也没什么事,爱干嘛干嘛去吧”

   陆拾叁的眼眉上扬,这句话便是说他自由了?且还能在离心岛出入自由?

   陆拾叁的眼睛精亮,微微弯成月牙状,心情极好,觉得这几月的离心岛没有白留,也幸好今日因着一时的好奇没有溜走。

   陆拾叁恭恭敬敬的对诸葛化葛行了一礼“多谢前辈”

   诸葛化葛看着他这副模样,忍不住踹了一脚,被陆拾叁灵敏的躲开,哼骂道“早知道关你小子几个月就能这般老实,老子早让人将你捆起来关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喊我什么!滚滚滚,赶紧滚,看着碍眼的很!”

   陆拾叁有一瞬的错愕,实在不明白前一刻还好好的,后一瞬怎么就有变成了嫌弃,难道这老头有被虐倾向?

   陆拾叁走的迅速,顺带着还牵走了几株名贵的药材,只是直到出了离心岛他也没能想明白诸葛化葛最后为何又怒了起来,仔细想想钟道子与他的相处,陆拾叁觉得,或许,这老头真有找虐的倾向——要不谁能忍受自己家的药材接二连三的被顺?而他却只是象征性的发发脾气,从未与钟道子彻底闹翻过去。

   陆拾叁虽然终于光明正大的离开了离心岛,却没有立刻离去,寻了一处与离心岛相邻又不起眼的小岛等着诸葛化葛与那秦长风的动静。

   这一等就是两日,两日后是秦长风带着人先行离开,陆拾叁悄无声息的跟了一会,见其直奔一个方向而去,那分笃定的模样,似是早已知晓千帝门的所在。

   陆拾叁略一思索也便明白了同为东海群岛中的一岛,与千帝门有联系并不足为怪,且听诸葛化葛之前话的意思,貌似离心岛在千帝门还有些许的话语权。

   陆拾叁在秦长风后面跟了一段路,忽而又停了下来,望着四周似是没有边界的海水,目光沉沉,又向着来时的方向而去,在半途恰好遇见了诸葛化葛。

   陆拾叁的目光在看到诸葛化葛身后的那几人时目光一紧,进而小心翼翼的隐在了暗处——果然他回头是对的!秦长风那里只象征的跟了几个人,而诸葛化葛身后跟的都是离心岛一等一的好手,甚至还有一位久不出世的高人,这些人无论是放在何处都是一股不可小嘘的力量。

   腐龙才是诸葛化葛与秦长风话中的重点,只是他们口中的那些人,指的又是什么人?

   陆拾叁这才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不容自己有一丝的出错。

   这般陆拾叁远远的吊在这些人的身后,跟着他们绕了好大的一个圈子,才到了大雪山,其中他的看到了那腐龙走过的痕迹,偶尔留下的打斗痕迹,让陆拾叁意外的发现了好几股势力,而这其中的一股便是冷轩院。

   陆拾叁还记得当初在凤羽山上因着善与不听他的忠告,自己着了道又将他给出卖的事,心中有些郁闷,便不想与他们这些人碰上,依然躲着不曾见任何人。

   但也就是这般躲着,才让他有了意外的发现,貌似这腐龙牵涉的有些广了。

   陆拾叁想了一圈,将腐龙所有的价值都拆解揉搓了几遍,也没能想明白,这腐龙究竟是哪里值得这么多人对他垂涎?

   但进入大雪山之后,众人的行踪貌似都紧了些,对那腐龙更是紧追不舍,而那腐龙也不知是在何处受的伤,满身的伤痕看的很是触目惊心,且实力远不如之前那般强悍,又好几次差点被俘获,又堪堪的逃离,那狼狈的模样让陆拾叁不胜唏嘘。

   过了大雪山之后便是极渊之地,天空低垂,山高如云,那正中的漂浮在半空的极渊之巅,远远看去犹如插在云端的一把利剑,偶尔闪烁的光芒在阳光下发出湛蓝的光。

   只是这光能看到的人极少,而想在这终年飘扬着白雪的高山上看到阳光更是难中之难,但陆拾叁恰巧便是那极少数人的一人,且十分幸运的看到了那一闪而逝的光芒,只是那光却沉沉的,犹如压在陆拾叁心上一座大山,沉沉的,带着无与伦比的重量,堵得他浑身难受。

   陆拾叁将自己裹成一道雪光,在风雪之中缓慢行走,只是脚却不沾地,没在这皑皑白雪之中留下任何的痕迹,反而顺着那些踩出又被遮掩,遮掩后又被踩出的痕迹率先找到了那腐龙的所在。

   腐龙不愧为上古凶兽,聪明的如他一般以雪做遮掩,贴着山峰的一角,化为岩壁上的一部分,与风雪相融。

   陆拾叁哑然的一笑,在另一块崖壁坐定,两两相对,竟奇异的谁也没打扰到谁。

   或许那腐龙没有在他身上察觉到危险,又或者是自认为自己伪装的好,就那般将头埋在岩石里,犹如鸵鸟一般将自己隐藏起来。

   陆拾叁看到好笑,半倚在石壁上,任由白雪将自己覆盖掩埋,化作这片天地中的一员,竟莫名的与那腐龙产生了一种同时天涯沦落人的错觉。

   天地间静谧的只有寒风吹拂的声音,但渐渐的似是这风都觉察出来危险,隐匿不出,只余下雪落的声音,一片一片的叠加累积,形成一片白色的世界。

   但这份静谧毕竟太过难得珍贵,而越是难得珍贵的东西,越是容易被人打破,脚步声由远及近,隐约还有几分的窃窃私语,所说也不过是他对面的腐龙而已。

   陆拾叁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却发现这些人的口中所说并非只有这腐龙,竟还将洛秋玄给扯了出来。

   陆拾叁听着他们话中的意思,貌似洛秋玄也来了这极渊之地,且还是被人故意给吸引来的,为了所谓的神族血脉的觉醒——虽然他们在说的时候一口一个少主、北渊大帝的,但对于早已知晓洛秋玄身份的人还是很快的知晓他们所说之人是谁。

   陆拾叁没动,但听着那些人口口声声说什么好事将近时,心中还是有了几分的恼怒,特别是在想起鬼谷白隙爻身上的伤时,白雪之中的他差点没能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怒气。

   陆拾叁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将北渊大帝几个字在他的心中的来回默念了几遍,依然躲在白雪中没露分毫。

   而斜对面的腐龙也与他一般,即使那几人在距离腐龙三米处的地方坐下休息,它也不动如山。

   又过了不知多久,寒风再起,将白雪都吹起了一层,迷迷蒙蒙的遮挡了众人的视线,也不知是吹先出的手,只觉得鼻尖血腥味越来越浓,惨叫声在耳边响起,有人怒喝一声“谁?”

   没有去看,也收回了灵识,当真做起了一块石头。

   双方打斗似是几分激烈,温热的血好几次都溅到了包裹着他的白雪上,纵使不用灵识也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更何况那因打斗时震颤的山体,亦清晰的将让他感受到了打斗的激烈。

   陆拾叁想,一方是千帝门的人,那一方又是何人?居然见面连话都不说便直接动手,这得有多大的仇怨?

   陆拾叁半倚着山石,大脑快速的转动,将他这些日子所见过的人都分析了一遍,也没找出确切的对方,倒是怀疑的有两个。

   但怀疑归怀疑,陆拾叁却没打算去管。一来这些人与他没有关系,他们的生死根本与他无关;二来这些人全部都是别有用心之人,并不忠于洛秋玄,再加上所说的那些洛秋玄被引来的话,和对自家小姐的推崇,更让陆拾叁难难以因着保他们的命而出手了。

   他们这般打的如火如荼,丝毫没有发现距离他们的不远处有他们心心念着的腐龙和他这么一个大活人。

   陆拾叁索性关闭了嗅觉,对那些刺鼻的血腥味见而不闻,一边还悠哉的吐槽一番,这么大的动静,也不怕引起这座雪山的崩塌,当真是心大的很!

   陆拾叁上扬嘴角含着浓浓的嘲讽,这些没脑白痴,得被人给端了!

   但陆拾叁还没有等到两边人马的胜负,那边的腐龙已经被殃及的伪装不下去,仰天一声啸,愤怒的加入了战场,却还来不及一展自己的雄威,就十分没骨气的给遁了,整的那些人一个措手不及,在怔愣中就那般看着腐龙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继而便是连忙的追逐,风雪之中不知谁用破碎的音节喊出了“腐龙”两个字,将漫山的风雪都震的颤了颤,有了想要崩塌的趋势。

   但那些人犹不自知,追赶的速速没有半分停滞,带起的风声比之这慢上的寒风动静还要大。

   陆拾叁丝毫没有受他们的影响,依旧静靠着山石的一面,‘看’着那些人走了一波又来一波,又匆忙而去,当然这其中也包含诸葛化葛那群人,转眼,匆忙之中已经走过了五拨人,看的陆拾叁啧啧不已。

   只是……陆拾叁觉得身上的白雪貌似少了些,让他怀中的那只小黄鸟有些不安的往他怀里钻了又钻,这一钻不得了,陆拾叁觉得要坏事,掩盖在自己的身上的那些风雪动了动之后,又散落了许多,隐约能看到他露在外面的衣角。

   陆拾叁伸手拍了拍怀中的黄儿,随着他手上的动作,抖落了一地的雪,自己也从雪中站了起来,拂去肩头与发丝上的白雪,摇头轻笑,也不知他具体在笑些什么。

   只是当他抬首之时,看着白茫茫的大学之中那一抹暗色的影子,眼眸一深——还是被发现了,只是不知这人是敌是友。

   陆拾叁站着没有动,那人也没有要过来的意思,两两相望,除却那差点迷了人双眼的白雪什么也看不清,更不知样貌脾性,这般过了一会,那人却默默的转身走了,叫陆拾叁很是不解,刚想跟上去,便听到一声极大的嘶吼声

   陆拾叁面色一变,不觉得就想到了诸葛化葛口中的话,远远的看着耸立云霄的极渊之巅,晦涩难明。

   陆拾叁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弃了那道人影,追着那声嘶吼而去,只是他人还未到,便远远的看到了离他最近的那处山峰上,静静的伫立着宛如一对璧人的洛秋玄与云袖,更远处便是冷轩院的冷宁翔等人,就连那费行云都不知道何时回归了冷轩院的行列。

   陆拾叁的目光冷光湛湛,上扬的眉眼中此时全是令人骇然的冰冷之气,就那般遥看着洛秋玄,静静的吐出了他的名讳“洛秋玄!”

   而在他们的不远处腐龙再次被围困,愤怒的嘶鸣着,将四周的雪幻化成一道道腐骨噬魂的腐水,而他周身那些躲之不及的人纷纷遭殃,发出惨痛的叫声。

   而就在这风雪凌冽,叫声惨烈的氛围内,洛秋玄撇下一旁的云袖,向着陆拾叁扔了一壶酒,只是这酒早已不是芬芳的桃花酿,而是醇香浓烈的猴儿酒。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