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龙脉符文师

第一百二十章 闪电突击

龙脉符文师 赞美可乐 4047 2019-11-09 00:25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jsfltye.net 混混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随着炮火的轰鸣声响起,卡勒奇野狼在港口区的最后一战正式打响。

   在军议结束之后,勒克莱尔迅速调来了他缴获的十门加农炮当然,只是暂时借给拉纳,像拉纳这样骄傲的将领,也不屑于吞没属于他部下的战利品。

   不过他确实十分眼红就是了,那可是整整十门优质加农炮,拉纳手下也只不过二十门炮。

   我站在一处视野广阔的天台,看着卡勒奇的士兵们在拉纳的指挥下发动最后一场进攻。

   带着独特的斯特兰风情的风笛声在战场上不停地回响,这并不算太激昂的音乐却如同这些士兵们的强心剂一般,他们无惧从码头区域射来的子弹和弩矢,仰着头不停地朝前冲锋。

   “萨拉,”希克拉德就站在我的身边,他的脸上早已被担忧所填满。

   实际上,从我在拉纳面前说出那番话时开始,他就一直是这样的一副脸色。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萨拉?”他有些焦急地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这可是把你的命都交到了拉纳的手里!”

   我转头看向拉纳,他那认真而焦虑的模样让我十分感动,我不知道他最开始是为了什么和我同行,但现在,他的确是在为我考虑。

   “没事的,希尔,”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个笑容,“让拉纳是位典型的斯特兰绅士,而且我们之间可没有什么仇怨,他不会这样做的,就算我们之间有些什么仇怨,他也不屑于这样做。”

   “再说了,”我淡然地笑了笑,“只要能尽快结束这场战争,我也乐意这样做……你可别忘了我们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说得好!”我的话音刚落,拉纳的声音就从我们身后响了起来,他鼓着掌,走到了我的身边,身上依旧是那套神气十足的打扮。

   希克拉德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毕竟他刚刚议论的人现在可就在他的面前。

   “好了,”我拍拍手,接过话头,顺便试着缓解希克拉德心里的尴尬,“你不在下面指挥部队,到这儿来做什么?”

   “这儿的风景不错,”拉纳笑了笑,走到我的身边,看向下方正在发动冲锋的士兵,“另外,我来这儿也是告诉你们……到了你们出手的时候了。”

   “这么快?”我看着下方已经被加农炮轰击的一片狼藉的德尔拉凯码头,“出现了什么硬骨头?”

   “就是这样,”拉纳叹了口气,“那些该死的审判庭疯子,实力倒是不错,他们死守着旅客大厅,我们损伤惨重。”

   “旅客大厅?”我闻言皱了皱眉,转回头来,正视着拉纳,“你的加农炮呢?”

   “这就是另一个令人烦恼的问题了,”拉纳闻言叹了口气,“加农炮打不到这地方。”

   “我倒是听说军务部最近研发出了一种新式的曲射火炮,如果有那玩意儿,倒是会轻松不少。”

   “我明白了,”我点点头,拉纳的烦恼和困难我也能理解,加农炮终究是直射型的火炮,在平原上还好说,在如同卡波菲斯这种地势复杂的城市里,的确会有不小的局限。

   “等等,如果把加农炮拉上去……”

   “我们也试过了,”拉纳苦笑了一声,“但是那些家伙当中有十分高级的修士,他们轻而易举地挡住了炮弹。”

   “走吧,希尔,”我朝希克拉德招了招手,打断他打算继续问话的意图,“看了这么久,我们也该活动活动啦。”

   “早就等不及了,”希克拉德闻言,也不再询问,而是变得兴奋了起来,“我一直都在想着狠踢那些审判庭渣滓的屁股呢!”

   “那就再好不过了!”拉纳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可惜我们没有更多的动力装甲了,你们需要什么?我可以给你们准备。”

   “不需要,”我摆了摆手,“让你的士兵准备好,我们两个人可没办法应付一整个大厅的敌人。”

   “当然,”拉纳飞快地点了点头,“我会让你们的老朋友和你们一起进攻。”

   “老朋友……?”我和希克拉德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笑意,“那就再好不过了。”

   ◇◇◇◇

   从卡波菲斯的大后方出来,我们跟着拉纳一路前进,穿过仍在轰鸣的炮兵阵地,穿过哀嚎声未曾停歇的野战医院,终于来到了前线。

   拉纳手下的士兵的确称得上是精锐,卡勒奇野狼的大部队一路向前,势如破竹一般击溃了所有挡在他们路上的敌人。

   他们已经打穿了半个码头,正在围攻那座看上去十分显眼的港务大楼。

   在他们的路上只剩一个十分显眼的,仍在抵抗的钉子那就是拉纳和我们所说的,被审判庭士兵所占据的旅客大厅。

   旅客大厅说是大厅,实际上是一幢三层高的建筑物,这幢建筑的墙壁已经变得破破烂烂,本来用作装饰的玻璃也变成了一地的碎渣,旅客大厅的门口处横七竖八地倒着十几具尸体,从军服上来看,是我们的人。

   “该死的,给我继续进攻!就算不能拿下他们,也绝不能让他们突围出来!”

   我刚走进前线指挥营地,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大发雷霆。

   “看起来他的处境不是很好啊,”希克拉德笑了笑,“希望我们来的还算时候。”

   我点点头,掀开帐篷的帘子,勒克莱尔就站在沙盘前,嘴里骂着斯特兰的脏话,那些平日里骄傲无比,风度翩翩的士官和参谋一个个站在他的身边,那副噤若寒蝉的模样让我差点笑出声来。

   “这就是我为什么悲愤!这星期!我们已经取得了多少胜利!?现在被一群审判庭的家伙堵在这儿!?”

   “你,”他走到一个士官面前,“拉纳将军有回应了吗!?”

   “报告勒克莱尔长官传令兵已经来过了据拉纳将军所说援军很快就到!”

   “很好!等援军一到,我们就再次发起攻击!我要让这些审判庭的疯子都知道,胆敢妨碍我的最后都会变成渣滓!”

   “你的火气真大,小勒,”眼看戏也看的差不多了,我决定开口,“我和希克拉德来了。”

   “啊!”勒克莱尔发出了一声得救般的大喊,“萨伦先生、希克拉德先生,你们怎么来了?”

   他激动地走到我们的面前,我促狭地笑了笑,打趣道:“你不是刚刚还在问援军在哪儿吗,小勒,我们现在就在你的面前。”

   “你的意思是……”勒克莱尔后退了两步,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们,过了好一会儿又突然大笑了起来,“太好了!我们有救了!我敢打赌,这些审判庭的渣滓很快就会后悔的!”

   “我们可没带任何增援部队过来,小勒,”我继续说道,“只有我们两个。”

   “足够了,”勒克莱尔自信地说道,“我一直需要的就是一个可以在旅客大厅中钉下来的钉子,萨伦先生和希克拉德先生完全可以做到这点!”

   他快步走回会议桌旁,“只要我的部队能在里面立足,我就有超过九成的把握把他们歼灭!”

   “看起来这一连串的失利的确让你成熟了不少,”我笑着说道,“你现在有几分拉纳的味道了。”

   “好啦,”我笑了笑,“军情重要,你有什么打算,就安排下来吧,我和希尔完全服从你的命令。”

   “还记得我们在德莱提尔取得的胜利吗?”

   “当然记得。”

   “我们就这么做。”

   “很好,”我点点头,“我和希克拉德会为你的士兵提供护盾,只要你们能拿下这处旅客大厅。”

   ◇◇◇◇

   我握着卡佩斯的那柄“正义执行者”,顶着由岩石组成的护盾,冲进了旅客大厅。

   旅客大厅的一楼是一处极为开阔的空间,原本应当整整齐齐排布着的座椅四散散落着,不少地方还能看到血迹。

   大厅里空无一人,本应出现的审判庭修士们此刻却不见踪影,我持着战锤,一点一点小心地朝大厅中央挪去。

   希克拉德就跟在我的身边,他选择了大部分帝**官最喜欢的武器一手持长剑,一手持手枪。

   “我感觉不太妙,萨拉,”我听见他有些刻意压低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事情有些不对。”

   他一边说,手指一边隐晦地往上指了指,我立刻抬头,打量起二楼的情况。

   这儿的二楼和其他地方的都不太一样,一楼靠近西侧的部分顶上并没有建筑和天花板,所以二楼的面积只有一楼的一半不到。

   我们的左上方便是二楼的走廊,似乎是为了防止有人从二楼跌落,走廊外设置好了栏杆和只有半人高的玻璃护墙。

   我看着那些护墙,突然想到了什么如果说我们能从下面看到二楼的情况……那二楼的人……

   “所有人!寻找掩体!”

   我的喊声刚刚响起,大批身穿亚麻长袍的修士就从二楼探出头来,“那些斯特兰的傻子都进来了,是时候开始我们的狩猎了!”

   “solid!”我咬紧牙根,嘶声吼道,一道厚重无比的土墙随之缓缓升起。

   “所有人,尽快找到掩体,然后还击!”

   “希尔,用你的法术,我现在抽不出手来!”

   希克拉德朝我飞快地点了点头,伸手拉出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符文。

   “洪流,冲刷我的敌人!”

   随着他一声大喝,无尽的流水从虚空中奔涌而出,一阵一阵的拍击声开始响起,更有一些倒霉鬼,没能在激流中稳住身形,被这磅礴的洪流给带走。

   其中那些运气好些的,撞到了尖锐的钢柱,在强劲水流的作用下,他们脆弱的**当场就被洞穿。

   这些被钢柱或玻璃击中的人纷纷发出凄惨无比的哀嚎,但总算是捡了一条命回来他们被挂在了那些钢柱上,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呼号。

   那些不被幸运之神眷顾的可怜虫,则被水流卷着一路往前,撞破二楼的玻璃护栏,重重地摔在了一楼的地上。

   我看着他们摔得四分五裂的脑袋,摇了摇头,即便是他们那位神皇现世,也救不回这些可怜虫了。

   “干得好,希克拉德!”

   希克拉德冲我笑了笑,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缓,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一枚崭新的符文就在他的手上成型。

   “受死吧!你们这些审判庭的渣滓!”

   他挺身而出,对着二楼大喊一声,手中的符文发出无比耀眼的蓝光。

   又是一大股的水流从虚空中浮现而出,它们并未像之前的水流那样冲刷而下,而是停在审判庭修士们的上空,开始慢慢地旋转,并逐渐形成漩涡的模样。

   “大地冻结,山川成冰,纯洁之水,洁白指冰,下!”

   一大股寒气骤然浮现,原本还在旋转的水流很快变成了沉重无比的冰块,在那些审判庭修士惊恐的眼神中,希克拉德恶狠狠地笑了笑,然后双手用力地下压!

   冰块破裂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无数的冰棱如同下雨一般纷纷落下,打在一面突然亮起的闪亮金色护盾上。

   那面护盾起初还不停地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但希克拉德招来的冰柱仿佛无穷无尽一般,每一秒钟都有数不清的冰棱打在盾面上,每一秒钟都有无数的破碎声随之响起。

   那面护盾上的金光变得愈发黯淡,一道一道的裂纹也开始在护盾的表面浮现。

   在冰棱不停地轰击下,那些裂纹飞快地蔓延开来,在一声清脆无比、异常响亮的咔啦声之后,这道护盾化成了满地的碎片,又化成一闪一闪的金色光点,逸散开来。

   剩下的冰棱无情地下落,惨叫声很快在二楼响起,鲜血顺着玻璃护墙的缝隙蔓延开来,一滴一滴地落在一楼的地板上。

   “干得漂亮,”我朝希克拉德比了比大拇指。

   他的符文术重创了二楼的审判庭修士,从上方倾泻下来的火力一瞬间变得孱弱无比,原本被死死压制住的普通士兵们终于可以抬起头,朝二楼还击了。

   “步枪兵保持压制,长戟手、剑士跟我来,我们冲上二楼!” 2k小说阅读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